有很多面孔,是研究者可敬的老師,賞鳥人心目中的夢幻物種,馴鷹人士渴望的珍稀收藏,是排灣族與魯凱族人「真實傳說」(註)中祖先的化身,同時也是頭目與英雄的象徵。曾經是福爾摩沙大地的霸主,時至今日,當人們不再愛惜孕育他們的大自然,子民不再遵守禁忌,習慣隱身於森林的牠,處境將越來越艱難。

天生勇者

這種神祕而雄偉的動物稱為熊鷹,又名赫氏角鷹或鷹鵰,排灣族族人稱呼牠為qadis或adis,魯凱族西魯凱群則稱呼牠為alisi。熊鷹是台灣留棲性猛禽中最壯碩的物種,全身披著斑駁的,足以炫惑獵物的羽織,頭戴著與其身分相稱的冠羽,以一雙銳利的眼監視著牠的領土。

一對強而有力的翅膀與舵似的長尾羽讓牠既可以隨著上升的氣流盤旋巡視,也可以快速的俯衝,或是在枝葉交錯的森林樹冠層下穿梭,那喙與爪像是屠夫手中的彎刀,將獵物開腸破肚分筋錯骨也綽綽有餘。在分類學上屬於鷲鷹科亞洲鷹鵰屬(genus Nisaetus),目前熊鷹共有三個亞種,分布於日本、中國東南、台灣、中南半島、印度,以及斯里蘭卡。族群數量稀少的牠屬於一級瀕臨絕種保育類野生動物。

守護巢位的熊鷹親鳥(圖片攝影:黃永坤)

這種猛禽棲息於海拔300~2800公尺的森林環境,但偶而也出沒於海邊或是超過海拔3000公尺樹木界限以上的地方。從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所孫元勳教授領導的研究團隊進行無線電追蹤的結果來看,成年的熊鷹雄鳥的活動範圍將近650個足球場的大小(530~560公頃)。而離開父母的領域開始闖蕩山林的年輕熊鷹,一直到牠們找到領域可供繁殖之前,會到處遊蕩。這些漂泊的羅漢腳往往遭到已經占領品質較好的領域的成鳥驅趕,而被迫利用如人造林、農墾地等比較差的棲地。也因此,有些年輕個體在某個階段的活動範圍會非常的廣堥,不僅能輕易地跨越中央山脈,面積還能達到數百平方公里。

溫柔的獵人

與善盤旋愛叫的大冠鷲相比,安靜較少飛行的熊鷹往往給人低調神秘或是懶惰的既定印象,在這裏我們要為牠稍作澄清。以無線電追蹤的結果顯示,其實熊鷹大約在6點左右就已經上工了,活動量在接近中午前後達到高峰。那麼為什麼這兩種猛禽的習性給人截然不同的印象,主要是因為覓食策略與鳴叫習性的不同所致。熊鷹的覓食策略主要是伏擊,站在視野良好的枝條上注視,等待獵物經過再出擊,與大冠鷲長時間盤旋搜尋獵物不同,這也就是為什麼熊鷹給人一種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感覺。

熊鷹的活動頻度在中午前後達到高峰,圖中為一齡幼鳥。(圖片攝影:黃永坤)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鳳頭蒼鷹對不少朋友來說相信是個不陌生的名字;相較於大冠鷲,鳳頭蒼鷹的身形小了許多且不常鳴叫,但走在山野間,仍常可見到牠安靜的在空中盤旋著,並時而展示他那專屬的飛行特徵──下壓並快速地抖動雙翼。

抖翅展示飛行(圖片攝影:曾建偉)

鳥友間常戲稱此舉有如外丹功的甩手動作般,另外鳳頭蒼鷹白色的尾下覆羽長呈現很蓬鬆的狀態,看起來彷彿是穿了白尿布,因此當您看到一隻小型的猛禽在空中盤旋時,時而下壓抖動雙翼,並且露出明顯的「白尿布」時,是的,本文的主角──鳳頭蒼鷹正在您面前展示牠飛行的美技!

蓬鬆的尾下覆羽(圖片攝影:曾建偉)

我就在你面前 你是否看到?

先前以為要與猛禽相遇,不外乎得在山巔水湄此等人煙稀少之地,直到筆者在學長的軟硬兼施之下幫忙他的研究「台灣南部都市環境鳳頭蒼鷹之巢位選擇」,實際走訪南部各都市的校園綠地後才體悟到,原來「猛禽」離我們這麼近!無論是在都會公園、校園,甚至在車水馬龍的行道樹上、大樓間的小綠地中,都有機會目睹到鳳頭蒼鷹俊俏的「鷹」姿。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年秋天,恆春半島的天空總有場華麗饗宴,讓參與過的朋友一定永生難忘,甚至到了這個季節心中便會被那片廣闊藍天給完全佔據。

遷徙猛禽調查一景1(圖片攝影:曾建偉)

嗜「毒」成癮

有位保育界的前輩形容這種症狀叫作「鷹毒」,欲解毒者,必須親自趕赴這片海角藍天解毒,但這「鷹毒」似乎只會越陷越深,很「幸運」的,筆者在2006年秋天也染上此毒,且至今無法自拔。

這魅惑眾生的小精靈是種美麗猛禽,牠有著台灣其他猛禽少見的豐富配色,名為「赤腹鷹」。其胸前至腹部有著美麗的橘紅色調,頭部延伸至背部是對比強烈的藍灰色,且身體的羽色會隨著年齡有不同變化;另外雄鳥有著深紅色的雙眼,雌鳥與幼鳥則為黃色。

如此美麗的牠,飛行氣質也頗為活躍,看著成百上千的赤腹鷹,隨著熱氣流翻騰而上,在空中形成宛如龍捲風般的「鷹球」、「鷹柱」,接著大夥筆直往南飛時則呈現「鷹河」。而在這景色下的人們,無不張大了嘴、雙眼癡望著天空,並且不覺發出:「哇~哇~」的讚嘆聲,不過請放心,至今尚未有被赤腹鷹便便滴到的幸運兒,所以您可以盡情的張大嘴讚嘆無訪!說到這,您是否心動?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孫元勳

熊鷹是台灣最大的森林性猛禽,主宰森林大大小小的動物,可能除了台灣黑熊和台灣野豬之外,其他動物均要畏牠三分。讓人意想不到的是,熊鷹飛羽的獨特三角斑紋竟讓牠與擁有類似花紋的百步蛇產生聯結,成了排灣及魯凱文化中的元素之一。時至今日,熊鷹、文化與生態保育三者間,形成了難解的三角習題。

 

熊鷹羽象徵權貴

在排灣及魯凱文化裡,熊鷹羽毛是權貴象徵,也是頭目及貴族婚禮中必備的聘禮之一。在排灣及魯凱族的古老傳說中,人死後變成百步蛇,再由百步蛇蛻變為熊鷹,熊鷹羽毛上類似百步蛇身的三角斑紋,就是最佳證明。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汪辰寧

    “老師,我想做黃魚鴞!!”

    還記得當時進入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研究室的時後,憑著一頭熱血跟孫元勳老師提出這樣遙不可及的題目。現在回想當初真的很有種!!

    黃魚鴞是台灣唯一的溪流型猛禽,終其一生不會遠離溪流環境,而牠們因應溪流環境而形成的長條型領域也跟一般鳥類有所不同。雖然說黃魚鴞的分布相當廣泛,但是有關黃魚鴞的觀察記錄實在是少的可憐,原因不外乎高階消費者的族群量本身就低、棲地的特殊需求、夜行性,還有牠的叫聲實在是…..小的很低調。就連身形不到牠1/3的黃嘴角鴞叫的都比牠大聲非~~~!!! 這直接造成研究難度的倍數提升。起初孫老師動用了半個研究室的人力來協助調查,不過我不是回報他陷阱沒動靜,就是有動靜但是卻失敗了每次報告進度都心虛的緊啊。

    第一年可說是不斷在嘗試各種捕捉方法的一年,讓我深刻的感覺到生態調查完全不像Discovery影片那樣精彩,也沒有史帝夫厄文( Ssteve Irwin) 的節目般刺激。每天不是做陷阱、巡陷阱、就是改良陷阱,然後就是漫長的等待。這樣的日子聽起來很枯燥,而事實上確實很枯燥,只好告訴自己心急也沒用,放下心來慢慢等吧。盡人事,聽天命或許就是野外研究者的其妙特質吧。

    20098月的某個凌晨,七家灣溪谷中除了山羌沙啞的嘶吼之外,多了一聲平常聽不到的興奮狂吼。是的!!在連續熬了7個日夜顛倒的生活之後,我終於抓到黃魚鴞了!!!直到現在都還能清楚記得那站立在溪畔的身影,以及在微弱光線下呈現紅色反光的雙眼。還有一雙因為緊張而不斷微微顫抖的雙手,將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給有驚無險的裝入鳥袋。隔日(其實不過幾個小時之後),在順利將黃魚鴞做完所有繫放流程放飛之後,這一陣子緊繃的精神瞬間解放,然後結果就是躺在床上掛了四天的病號….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2007年4月初,電影阿波卡獵逃(Apocalypto)在臺灣上映沒多久,福爾摩沙版的戲碼也在臺東山區開演。我們的演員卡司一點都不遜色,有臺灣獼猴嬰猴,飾演Macaca部族的主角,實力派的熊鷹親鳥(圖1.與圖2.)飾演反派角色,以及2位人類飾演跑龍套的角色兼場記與觀眾。

不同的是福爾摩沙版的這齣戲太過深奧難以理解,取景也不是很理想,以致於觀賞後反而留下更多疑團,似乎是為了將來繼續拍攝續集所留的伏筆吧。

 

圖1. 2007年台東巢位雌鳥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關於猛禽的獵捕壓力,在台灣比較讓人熟知的事件就是,每年都會查緝到獵人使用獵槍打下夜棲中的灰面鵟鷹,還有由於熊鷹在排灣族之中所代表的貴族意義,所以會有許多熊鷹做成的羽毛頭飾在部落中出現。至於黑鳶的獵捕壓力,是很少被談起的,也因此,是不是有獵捕壓力,以及究竟獵捕壓力的起因為何,資料很少,資訊是不清楚的。


2012年12月24日平安夜,收到屏東鳥會蕭恩沛醫師的消息,原來有民眾拾獲一隻腳上綁有皮帶的黑鳶,需要地方收容,蕭醫師跟我說,這隻個體很乖很親人,應該是無法野放了。為什麼很乖、很親人就無法野放呢? 因為很乖很親人所代表的意義是他被養很久了,甚至有可能是從小養起的,這樣的黑鳶一旦被釋放到野外,會產生很多問題,包括,他被圈養久了是否還有自己打獵找尋食物的能力、太過度親人會不會到其他人家裡乞討食物,甚至可能會有人因此被鷹爪抓受傷。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面這張是2012.04.10拍攝的白三號小鳶繫放照 當時還活蹦亂跳的

 

除了白五號平安飛翔長大的好消息之外,我們同時也掌握了另一隻小鳶(白三號)。
真的很難想像,相隔半年多,再度看到白三號時,沒想到已經是一具冷冰冰的屍體了。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接續 科學家對河烏了解多少(上)

野生動物保育彙報與通訊 第16卷第4期20-33頁

http://wildmic.npust.edu.tw/ptrc/index.html

 

 五、水質汙染

    水質對河烏影響的研究最早也是從英國開始的。因空氣汙染導致的酸沉降現象(acid deposition)使得河水變酸,在這些酸化溪流白喉河烏的繁殖密度較低,懷疑是溪流酸化使水生昆蟲數量減少(Ormerod et al., 1985b; Ormerod et al., 1986)。科學家也發現低pH值會讓河烏缺鈣,導致蛋殼厚度變薄(Ormerod et al., 1988; Nybø et al., 1997)。河水酸化對河烏繁殖表現也有很大的影響,會導致繁殖時間較晚、窩卵數較低、幼鳥成長較慢而且不繁殖第二窩,繁殖前期成鳥體重較輕、血鈣濃度較低,可能是因為酸化溪流食物缺乏的緣故(Ormerod et al., 1991; Vickery, 1992)接著Ormerod and Tyler (1989)1984104個樣點的水質資料模擬到2010年時,硫酸鹽濃度減少0-90%對河烏的影響,結果顯示要減少超過50%才能避免河烏數量下降。Tyler and Ormerod (1992)將上述的研究做了一個總整理,並且認為酸化溪流的重金屬和有機氯殺蟲劑含量較低,所以不是這兩樣的影響。Buckton et al. (1998)19841995年在英國威爾斯各調查一次河烏數量、酸鹼值和水生昆蟲,1995年所有樣點pH值平均上升0.12,但毛翅目數量下降,且平均調查數量少於1984年,不能排除河烏數量在下降的可能性。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本文刊登於"野生動物保育彙報與通訊"第16卷第4期20-33頁

http://wildmic.npust.edu.tw/ptrc/index.html

 

科學家對河烏瞭解多少?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郭智筌 攝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年,我們追蹤的黃魚鴞母鳥"勝姊",選了一棵非常帥氣的巢樹。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汪辰寧 攝

全世界大約有二百零五種貓頭鷹(又名鴞),多數住在陸地,只有七種生活在水邊,屬於魚鴞類,非洲有三種,四種在亞洲,台灣有一種亞洲魚鴞,牠就是「黃魚鴞」。黃魚鴞和台灣其它十種貓頭鷹的長相大異其趣,有一對醒目的耳羽、無貓頭鷹特有的臉盤、個頭大(體長可達58公分),是本島最大的貓頭鷹,目前名列二級珍貴稀有保育類動物。

海陸大餐

黃魚鴞白天常睡在溪邊原始林,冬天靠近溪谷,夏天則移往山腰涼爽處。溪流是黃魚鴞的家,食物也多來自溪流,研究人員收集食繭(吐出的食物殘骸),裡頭食物琳瑯滿目,如蝦、蟹、青蛙、蟾蜍、苦花魚和櫻花鉤吻鮭等水生動物,偶而也捕捉老鼠、鳥類(如鴛鴦)以及爬蟲。黃魚鴞的食物種類和比重因地而異,東部溪流以甲殼類居多,大甲溪上游以魚類為主。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攝影: 包子


一波一波的浪從窗框打進來,水也從地板的隙縫湧入,我不是在鐵達尼號上,也不是在演「行船人的愛」,打在臉上的水沒有鹹味,偶爾一個大的顛簸整個人從座椅彈起重重的撞在車頂,前面駕駛座那個捲髮及肩再繫上頭巾,搖滾樂手模樣的嚮導阿山哥從轉頭過來說:「連續幾天的雨讓水位上升不少,溪床的狀況也改變很多了,不靠四輪驅動的車子你們還要多踢1天半的溪床,更不用說橫渡湍急的溪流的風險了」。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牛角灣溪和萬安溪是東港溪的上游

這裡有不少翠鳥築巢,養育他們的小翠鳥

翠鳥的巢,築在溪邊裸露的土坡裡面

翠鳥爸媽用他們堅硬而長的嘴喙在土坡上挖出一個通道

通道的底端是另一個比較大的巢室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其實以前真的沒爬過"山"...
不是在說周末去走個烏山或虎頭埤之類的,而是我麻麻所謂的"極限運動"。
殊不知第一次登山就要登上台灣第二高峰...


這次的行程為期五天,陪學姐去做雪山的鳥類調查(人員 = 學姊+東海前輩+菜鳥一枚),順便看看論文題目能不能在這邊收集資料。
沒想到這幾天又是鋒面造訪的日子...大家一直在好奇究竟誰是新一代雨神呢?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年一如往年,為了申請保育類野生動物利用的申請
研究室通過了層層的關卡,實驗動物小組許可、教育部許可、縣市政府許可、農委會許可
歷時幾個月,才總算拿到了保育類野生動物的利用證書
這是每年都要經歷的事情,畢竟這群身為保育類的動物成員是相當脆弱的一群
提出申請,將傷害降到最低的進行學術研究,也是這層層關卡的核心宗旨。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的,我們這群學野生動物保育的野人們,經常被問到的一個問題便是:「以後畢業後可以做什麼?」或是「在野外工作會不會很辛苦?」第一個問題的答案,總免不了為當研究助理繼續幫老闆衝鋒陷陣,或是繼續升學努力向上自己當老闆、不然就跳入國家考試這漫長的火坑等等。但是,現在在民間已經也有不少的生態顧問公司,也是一個可以繼續發揮專長與結合興趣的地方喔。但是當一個野外調查員當然會很辛苦囉!而且必須常常在外頭跑來跑去的,又是看鳥,又是抓魚,又是聽蛙,又是○○××的。但是,同為屏科大野保所畢業的我們,幾天沒去野外跑跑跳跳,沒被芒草割個幾刀的,沒被水蛭吸個幾口血的,心中總是會癢癢的,渾身不自在!而我當然相信各位當然能勝任野外工作!但是學校的單純總是與真實社會的複雜有差異,而學長我好說歹說也在這行混了幾年,因此,學長想分享一些經驗或心得,供各位參考看看,不得你心,請別介意!


一、 專業能力:可不要因為這是坊間教科書常常出現的字眼就一眼帶過,這可是貨真價實的四字箴言,盡可能的利用時間多看圖鑑,認識物種、辨別物種與聲音,因為這是我們這行最基本的專業能力,坐車時可以看,上廁所時可以看,睡前可以看,○○××時可以看,總之就是多看多記,包含鳥類(500多種)、蛙類蛙聲(30幾種)、爬蟲類(60幾種以上)、淡水魚類(50種以上)、常見蝶與類蜻蜓(100種以上)、哺乳類(20種以上)等等,這還不包括水棲昆蟲、蝦蟹類、貝類、藻類或更恐怖的植物類,因此,要一有時間就拿起圖鑑,當作閒書看看也行,當你比別人多認識一個物種,老闆(教授)就更需要你一分,也就是你的利用價值越高,老闆就越愛你!再者,不同的物種其調查的方式也不同,光是鳥類就不少,有穿越線法、圓圈法、數巢法、領域法等等,魚類也是一堆,有電魚法、籠具法、投網法、釣魚法等等,因為調查方式與樣點的確定是所有你所想要分析資料的基礎,調查方式的不同或樣點位置的改變,會讓你的資料將無從比較(當然,只要你不說的話沒人會知道),也會造成你的故事不容易說下去,又或者會讓你在寫結論或建議時,只能說些認自己心虛的因果關係或不著邊際的意見。所以,趁著在學校有空時,就多翻翻工具書!並試著去了解每種方法的限制性與有優勢。


除了辨識物種之外,如果只在報告書上寫說有幾種幾隻,或這邊有那邊沒有的,那就太遜了!不同的物種有不同的分析與統計方式,在物種與棲地分析上最常用的生物多樣性指數、豐度指數、均勻度指數、相似度指數、重要性指數、水蟲科級指數、底棲生物B-IBI指數、魚類IBI指數、自動相機OI值等等,棲地評估的敏感度分級、HIM指數、REEEP指數、快速棲地評估法等等,不同的分析方式有其不同的假設與給分,其代表的生態意義也不同,懂這些你就出運了,需要花時間來一一學習,學起來就是你的了!另外,強力推薦excel的樞紐分析表,此法學起來,有如東方不敗練就葵花寶典或是張無忌學會了九陽神功一般,再多的資料分析也不怕!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原本只是要去高雄鳥會做繫放實習的,想不到在回程時卻多了一隻蒼鷺陪伴。其實想想,只要是和野生動物有關的際遇,因緣巧合一定少不了。


那天早上4:30起床,隨學長姐從屏科大出發前往高雄南星計畫區和高雄鳥會的成員會合。那天的成員中有一位來自中山大學的學姊,跟我們詢問屏科大的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在假日是否有人值班,因為她們研究室在永安濕地撿到了一隻虛弱的蒼鷺,且發現的當下牠身旁還有另一隻已死亡的蒼鷺,懷疑是因為中毒。所以囉!在繫放結束後我們就決定跑一趟中山,把那隻蒼鷺帶回收容中心。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O一O年二月廿日下午,接收器發出的無線電訊號聲音越來越響,研究人員判斷目標就在附近,應該在路旁的這片殘林,只是不確定躲在那一棵矗立的大樹上,牠藏得很隱密。要不是牠沉不住氣,起身飛離,不小心被研究人員撞見!可能又要折騰研究人員好些天,爬上爬下搜尋。

故事的主角是隻母鳥,我們叫牠「勝姊」,是研究團隊在武陵繫放的第一隻黃魚鴞,時間在二OO九年八月十二日,那天我在凌晨兩三點接到研究生汪辰寧的電話告知,當日一大早我就即驅車上山示範繫放測量和裝置發報器的作業。此次能夠突破研究困境,多虧一位遠在俄羅斯研究毛足魚鴞的明尼蘇達大學的博士生的一篇文章,讓筆者採用新的捕捉策略,使用新的誘餌和自行研發的陷阱。尤其辰寧能夠配合長住在山上並掌握黃魚鴞的行蹤,是成功最主要的關鍵所在,讓我感到很欣慰,過去五六年的努力終於開花結果。

二月廿日那天汪辰寧和助理曾建偉發現,「勝姊」在一棵二葉松殘幹上孵蛋,這棵樹還活著,頭頂的枝葉還很茂盛。為了降低干擾,推算可能孵化的日期,三月廿三日他們選擇一天最熱的時段,攀爬上去裝設針孔攝影機,但是出乎意外地發現,白色的蛋尚未孵化且有兩顆,東弄西弄下到地面已是兩個小時以後的事,被侵門踏戶受到驚嚇後整整六個小時,「勝姊」方返回巢中,比我們預計的時間還要漫長些,令人不禁擔心起來,深怕蛋中的小生命因此凍死夭折,讓「勝姊」和我們努力的心血付之一炬。所幸三月廿七日凌晨二時攝影機傳來第一隻幼鳥孵化的畫面,讓大家鬆了口氣,兩天後第二顆蛋也順利孵出,真是雙喜臨門。

這個巢是繼十七年前我們在太魯閣國家公園所找到的第二個巢,不同的是,這次巢並非藏在附生植物崖薑蕨上頭,蛋數也多了一顆,而且觀察時間可以提早至孵化前一週(前次幼鳥已孵化近兩三週);更重要的是,三月廿六日我們又幸運捕捉到公鳥「勝哥」,可以知道親鳥的日常作息和獵場位置,這些均是前次觀察所無的收穫。

從設影機連續畫面中可以清楚發現,「勝姊」在孵卵期間均由「勝哥」提供食物,極少出門伸展筋骨,甚至有連續四十個小時都待在巢裏的紀錄。「勝姊」一般挑在清晨出門,最遲十五分鐘內就會返回巢中,六次在巢外逗留的時間平均只花了七分多鐘。「勝哥」將食物攜回巢時,通常僅在巢邊稍事停留,最久時間不會超過十分鐘,這是因為牠的工作主要是在巢外尋找食物,給一家人溫飽。四月廿日即孵化第廿三日,「勝姊」已經不太需要留在巢中孵雛,此時夜間會開始外出覓食,牠都在巢附近一公里內活動,方便看門,「勝哥」則會至四公里外的溪流採集食物,整條有勝溪長度約七點多公里的溪段是牠們的家,活動範圍比起新北市的南勢溪還要大出一兩公里。南勢溪黃魚鴞領域較短的原因,可能是當時有兩家養鱒場可提供額外的食物選擇。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