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聽說最近又到了滅鼠週,你跟我一樣擔心這些吃老鼠的猛禽們,到底會不會出事情嗎? 結果答案是肯定的。過去我們已經發現,濫用劇毒農藥加保扶會導致黑鳶中毒,然而禍不單行,我們近日證實老鼠藥是危害黑鳶和其他猛禽的另一大兇手。

還記得去年(2013年)民眾在東港拾獲的那隻黑鳶嗎? 

 

急救中的東港黑鳶,當時的即時報導,詳見本社團臉書粉絲頁

這隻黑鳶被送到屏科大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進行救治,症狀包括虛弱、嘔吐和血便,但體格健壯無外傷,經過獸醫急救無效後,在當日稍晚死亡。隔日經由本校獸醫系進行病理解剖,發現有腎腫脹和胃出血的情況,但後續把部分內臟組織送交美和科大的農水產品檢驗中心,卻意外的沒有驗出農藥殘留。由於這隻黑鳶有血便和胃出血的症狀,於是我們懷疑是否吃到中毒的老鼠,而老鼠藥中的抗凝血成分導致牠內出血呢?

10735633_810226642332554_603529847_n  

 

其實在國外已有許多老鼠藥會危害猛禽生存的研究報告,但台灣卻從來沒有猛禽老鼠藥中毒的確定案例,一方面是中毒的猛禽可能會因為虛弱、行動遲緩而被車撞或被其他天敵攻擊,因而死因被誤判;另一方面是檢驗費用昂貴,且一般很少會有檢驗老鼠藥殘留的需求,因此多數檢驗中心都沒有準備老鼠藥的標準品,無法做定量的檢驗。為此,我們聯絡了多個檢驗中心和實驗室,一再的詢問和等待,最後決定自行向廠商購買價格昂貴的標準品,總算能夠進入檢驗程序。

在幾經波折之後,我們將東港黑鳶的肝臟連同多種老鼠藥的標準品,再度送到美和科大進行檢驗,同時屏東縣野鳥學會的蕭恩沛獸醫師有7隻在救傷過程中不幸死亡的猛禽(詳見下方表格),以及1隻在田邊發現吐血的溝鼠,都一併送交檢驗農藥和老鼠藥,高達數萬元的標準品和檢驗費用,則由台灣猛禽研究會收到的黑鳶保育捐款以及本研究室的經費來共同支付。

檢驗的結果讓我們非常驚訝,送驗8隻猛禽中,有5隻猛禽體內都驗出老鼠藥,成分都是可滅鼠(Brodifacoum),包括東港黑鳶也是因可滅鼠而死,農藥的部分則僅驗出低濃度的長效型農藥DDE(DDT的衍生物),死亡跟農藥關係不大,而是鼠藥造成。其中以東港黑鳶體內的老鼠藥殘留濃度最高,已接近文獻報告上的致死劑量,從結果來看,老鼠藥已經普遍的進入猛禽的食物鏈,且可能對其健康狀況產生一定程度的危害。

 

老鼠藥檢驗結果

樣本名稱

老鼠藥種類

老鼠藥含量(ng/g)

農藥種類

農藥含量

溝鼠

可滅鼠

1.1

 

未檢驗

東港黑鳶

可滅鼠

33.4

 

ND

鳳頭蒼鷹1

可滅鼠

1.4

 

ND

鳳頭蒼鷹2

可滅鼠

20.2

DDE

0.82

鳳頭蒼鷹3

 

ND

DDE

0.43

遊隼

可滅鼠

4.7

DDE

0.21

紅隼

可滅鼠

5.1

 

ND

領角鴞

 

ND

 

ND

黑翅鳶

 

ND

 

ND

ND表示未檢出。 檢驗單位:美和科技大學農水產品檢驗服務中心

老鼠藥是台灣農業上用來防治鼠害最主要的工具,自1980年代起由政府大力推廣,尤其防檢局在每年秋天都會訂定「滅鼠週」,編列數千萬的預算購買數百公噸的老鼠藥給全台各鄉鎮村里長和農民發放使用,而市面上能夠買到的老鼠藥也是琳瑯滿目,顯示用量相當驚人。鼠藥在國外早已被證實是許多猛禽和野生動物的殺手,尤其是新一代的老鼠藥為了避免鼠類忌食,設計成鼠類中毒後要5-10天才會死亡,大幅增加中毒個體擴散和被天敵捕食的機會。

鼠藥 
↑↑↑↑ 市面上琳瑯滿目的老鼠藥

 

猛禽一直被視為是環境健康的指標生物,在鄰近的日本、印度和香港等地,鄉村地區都可見到黑鳶滿天飛舞,唯獨台灣的黑鳶僅剩基隆、台南和屏東等地有少數族群,幾乎已經瀕臨滅絕,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警訊,顯示我們大量使用的農藥和老鼠藥都已經進入食物鏈,很可能我們自己都已經受害而不自知。

因此我們提出下列幾項呼籲:
1. 全面調查農藥和老鼠藥對猛禽和環境生態造成的危害。
2. 盡速終止數十種劇毒農藥的販售和使用許可。
3. 積極發展替代的滅鼠方式,逐步禁用抗凝血劑的老鼠藥。
4. 請大眾多支持友善環境的農產品

 

●如何判斷猛禽是否中毒?

發現體重正常、無外傷但虛弱無力的猛禽,很可能就是農藥或老鼠藥中毒,有機磷農藥的解毒劑是阿托品(atropine),老鼠藥的解毒劑是維他命k1。最快速的判斷方法是採取靜脈血液0.1-0.2 ml放置於血清管內,正常的鳥類血液在5分鐘內就可以觀察到管中有凝血情形,若沒有正常凝血就是老鼠藥中毒。

●老鼠藥中毒如何救治?

應該立即將維他命k1以2.5 mg/kg的劑量進行皮下注射,然後每8-12小時再注射一次,直到出血的症狀緩解。當鳥的狀況穩定以後,則可將維他命K1以一天一次2.5 mg/kg的劑量混進食物裡口服。

參考來源:http://www.lafebervet.com/wp-content/uploads/2013/08/PP-Anticoag-rodenticide-reduced-file-size.pdf (本參考資料由邱承慶翻譯)

 

 

文:洪孝宇、林惠珊 圖:洪孝宇 

本文:由衷感謝捐款至台灣猛禽研究會給本研究室進行黑鳶研究的朋友們,讓我們得以支付檢驗費。感謝屏東縣政府農業處的支持及林務局的補助,以及屏東縣野鳥學會蕭恩沛醫師協助取得樣本,謝謝屏東科技大學獸醫學系協助進行病理切片。在此,從老鷹的死亡,喚起我們必須一起關心台灣的環境用藥情況,無論是農藥或鼠藥,當用藥太凶的時候,最後遭殃的就會是我們自身。

創作者介紹

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生態研究室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路人甲
  • 首先很高興 貴單位對保育的用心
    亦對殺鼠劑二次中毒提供相當可貴的數據
    由數據顯示最高殘留量為33.4ng/g相當於33.4ug/kg
    在鳥禽類對可滅鼠LD50(半致死劑量)雞為4.5 mg/kg;鴨為2mg/kg
    由黑鳶體內的殘留量推斷可滅鼠應不是最主要的致死因素(以上尚未比對可滅鼠對猛禽類LD50之推論並不表示最終結果)
    另不知 貴單位是否有做微生物培養或其他檢驗??
    因從臨床症狀與病理切片除非是非常確定藥物影響
    否則病菌感染疫會有此現象
  • 您好,非常感謝您的留言
    根據我們查閱文獻,每一種猛禽對殺鼠劑的敏感度不同,不過一般認為的猛禽中毒劑量是肝臟殘留>0.1 mg/kg(=100 ug/kg),但也有研究認為這個門檻訂得太高,更低的濃度就可能導致中毒,而且同一種猛禽也會有個體差異,例如:
    2011. Second generation anticoagulant rodenticides in predatory birds: probabilistic characterisation of toxic liver concentrations and implications for predatory bird populations in Canada. Environment International 37:914-920.

    關於農藥和滅鼠藥影響猛禽的研究,國內才剛要起步而已,我們也還有許多不懂的地方,若您願意的話非常歡迎來信或繼續留言討論,任何意見對我們來說都是寶貴的資訊,謝謝。
    研究助理 洪孝宇 iwcraptorgmail .com

    iwcraptor 於 2014/11/03 17:40 回覆

  •  路人甲
  • 就是因為資訊不足
    所以目前才把殺鼠劑列為其中一個原因
    至於所佔的權重則需要再多一點數據來佐證
    故才會推測可滅鼠應不是最主要的致死因素
    再去思索有哪一些疾病也會造成相同或類似臨床症狀與病理切片結果
    這樣才能更進一步的要求與呼籲
    否則在生濟與保育做選擇
    保育在目前未有較好的滅鼠方法之前一定會擺在後面
  • 確實還需要更多的數據,這也是我們要努力的地方。
    不過猛禽體內驗出滅鼠藥是事實,許多文獻報告也指出即使動物體內滅鼠藥未達直接致死劑量,仍有可能會因虛弱、行動遲緩而間接造成死亡,因此例如美國已經開始加強滅鼠藥的管制,紐西蘭也開始推動替代的(非抗凝血劑)滅鼠藥和非毒殺的滅鼠方式,都是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
    我們明白農民有滅鼠的需求,主管機關也有壓力,近期我們會整理滅鼠藥對生態危害的文獻、以及可能的替代方案,提出給主管機關參考,希望未來能夠朝向又能顧及農民需求、又能友善環境的目標來努力。

    iwcraptor 於 2014/11/04 14:2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