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守護高屏紅豆田—調查報告

洪孝宇/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生態研究室

寫在前面(2016/11/24新增)

首先要強調,農田裡有鳥會中毒是因為有少數農民故意放置毒餌,與最後的作物產品無關。

這幾天看到很多對我們的質疑,我都虛心接受,感覺被傷害的農民,我也要誠摯的道歉,或許我的發文魯莽,但我們的初衷真的不是要打壓特定產業。

我們會做農田毒鳥的調查,起因於2012年的兩隻中毒黑鳶,這幾年下來,發現全台各縣市多種作物都有毒鳥案例,而屏東的紅豆田是其中的熱區之一。雖然說是熱區,但以全體紅豆農來說,會毒鳥的仍然是相當少數的比例,所以我們也不斷地在呼籲,不要有抵制行為,這樣對事情沒有幫助,反而會傷害到其他農民及製造對立。

然而紅豆之所以特殊,就是因為在地品牌的名聲響亮,因此只要有毒鳥事件發生,整個品牌都會受到牽連。我們今年的調查刻意低調,過程中沒有一張死鳥照片貼上網,就是不希望少數人的行為再影響到紅豆的名聲。

其實今年的毒鳥高峰期已過,但是因為有人高調質疑我們的調查,到各大版面去貼文,讓紅豆田毒鳥又浮上檯面,引發熱議。既然不論我們怎麼做,都無法避免有無辜的農夫受到傷害,我們從今之後,將不再隨意公布知名產區的調查結果。

地方的問題,還是要靠地方自發性的解決,我無意指揮行政機關,倘若有態度不佳的地方,也跟相關人士致歉,我相信你們會有比我更好的做法。

也請各位關心的朋友們放心,保育之路我們會持續前進。

-----------------------------------------------------------------------------------------------------

前言

高屏地區是台灣主要的紅豆產地,以往在秋季的播種期,少數農民會用稻穀浸泡農藥故意毒殺野鳥,以防止麻雀及斑鳩危害種子和幼苗。今年我們除了寄發300張不毒鳥宣導海報給屏東各鄉鎮公所和農藥行,更招募志工全面調查毒鳥情況,範圍涵蓋紅豆種植面積超過100公頃的12個鄉鎮,詳細的調查緣起調查方式請參考之前的文章。

調查原定日期是10/5-25,然而高屏地區10月初大雨不斷,導致紅豆播種期往後延,因此我們的調查時間也延長至11/6。在此期間志工須在分配的責任區內調查至少兩次,第一次在10/510/23之間,第二次在10/24-11/6之間,調查時須利用手機app紀錄調查軌跡,方便總指揮掌握各鄉鎮的調查狀況。 

總計有53位志工參與調查,調查總里程數超過2500公里,總調查時數超過260小時,非常感謝這些志工的熱血協助。

志工巡田軌跡範例

 

毒鳥田的數量和分布

志工在12個調查鄉鎮總計查看5441塊紅豆田(為避免重複計算,這邊只統計第二次調查的數量),共發現63處田區有死鳥,死鳥總數1691隻,其中82.3%是麻雀,其次是班鳩類17.3%。然而部分零星死鳥無法確認是否死於中毒,所以只有一塊田死鳥數在5隻以上才算是毒鳥田,以此標準計算12個調查鄉鎮的毒鳥紅豆田共51處,平均每處有死鳥26.8隻。另有6處毒鳥田是在調查區域外或不是紅豆田。

少數農夫在田裡放置浸泡過農藥的稻穀或飼料來毒殺野鳥

高屏12個調查鄉鎮的毒鳥田統計

毒鳥田地點分布(底色區塊是調查分區)

 

毒鳥行為的勸導和處理

我們8月底曾在屏東縣政府舉辦說明會,邀集各鄉鎮公所人員討論毒鳥田的處理方式,原則上是先勸導地主並且移除死鳥屍體,以免被其他動物撿食造成二次中毒,若是累犯才會考慮以農藥管理法開罰。

勸導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讓農民知道他的毒鳥行為已被發現,然後要告訴他們,宣導不毒鳥不是為了要保護麻雀,而是在替大家著想,如果田裡有死鳥被記者拍到上新聞,對紅豆的名聲非常不好。此外現在來葉(老鷹)這麼少,就是因為吃到中毒的鳥或老鼠,然後老鷹都被毒死,麻雀跟老鼠自然就變多了,自然界是一物剋一物的。上述兩個理由通常農民都能夠接受,再加上播種機的推廣,就可以降低未來毒鳥事件的發生率。

大多數的公所人員都非常重視毒鳥事件,在我們通報的當天或隔天即到現場處理完畢,也會當面或是後續再約談地主進行勸導。唯獨萬丹鄉公所認為處理毒鳥並非其業務範圍,僅表示日後會加強宣導,但不應由他們至現場處理,結果萬丹的死鳥是由我們研究室人員進行撿拾,並且由屏東縣政府林保科出面勸導農民

林保科人員向農民宣導&本研究室人員在萬丹撿拾死鳥

 

紅豆播種方式與毒鳥行為的相關性

我們發現毒鳥行為與兩個因子有關,一是紅豆的播種方式,二是是否鄰近養鴨場。紅豆播種方式大致可以分成三種:

1是用播種機把種子埋入土中,豆苗長出來會一排一排很整齊;

2是撒播種子後用小型耕耘機覆土,豆苗長出來會散亂不齊;

3是在收割稻田直接撒播,田裡可以看到殘留的稻梗。

大型耕耘機後方附掛紅豆播種套件

國外研究已證實豆科作物使用播種機播種,把種子埋入土中即可有效降低鳥害,高雄農改場的研究也顯示,用播種機種紅豆更易於田間管理且增加產量。因此我們特別請志工記錄各鄉鎮紅豆種植方式的比例,結果如下表。

高屏各鄉鎮紅豆種植方式百分比(%),比例最高的以紅色標示

整體而言高屏的紅豆田以撒播翻土的比例(49.0%)最高,稻田撒播的比例(18.9%)最低,然而51處毒鳥田的播種比例以稻田撒播(44.2%)最高,與整體的比例相較有顯著差異(下圖A)。倘若我們把毒鳥田分成鄰近養鴨場(n=27)和附近500公尺內無養鴨場(n=24)兩組,無養鴨場的毒鳥田更高達76%是稻田撒播(下圖B),可見稻田撒播是較有可能需要防鳥害(毒鳥)的播種方式。

藍色是整體播種方式的比例,紅色是毒鳥田的播種方式的比例

至於鄰近養鴨場的毒鳥田,大多數都位於萬丹和竹田,比較毒鳥田跟萬丹&竹田的播種方式比例,發現無顯著差異(上圖C),也就是說只要紅豆田是在養鴨場附近,不論何種種植方式都有毒鳥的可能。

 

養鴨場出了什麼問題?

我們觀察到露天開放式養鴨場的飼料槽會吸引大量野鳥聚集繁衍,緊鄰養鴨場的紅豆田就會遭受波及,也就有較高的可能性會毒殺野鳥。於是我們做了一個簡單的鳥類調查,比較附近有無養鴨場的紅豆田,在6分鐘內計算以觀察者為圓心、半徑100公尺範圍內的麻雀和斑鳩數量,結果鄰近養鴨場的紅豆田的野鳥數量顯著高於附近沒有養鴨場的田。

鄰近養鴨場(n=22)和附近無養鴨場(n=20)的紅豆田出現野鳥數量比較

許多紅豆田緊鄰養鴨場,滿天飛舞的麻雀相當驚人

事實上為了防範禽流感,政府已規定養雞鴨禽場的飼料桶應採密閉式,採食區應採非開放式設計,若經防疫人員指導而限期未改善,可處3萬元以上15萬元以下罰鍰。然而實際走訪田間,養鴨場的飼料區大多未圍網或是網子破洞未修補,完全沒有阻隔野鳥的功能。

萬丹竹田一帶有許多養鴨場和紅豆田交錯分布

 

結論

1. 這並不是一個「是人重要還是鳥重要?的命題,重點是去探究造成鳥害背後的原因,多數情況下鳥害是可以防止(或降低)的,但毒殺野鳥是對生態傷害最大的一種方式。我們這個行動也不是要打壓紅豆產業,而是希望提出解決的辦法。

2. 調查結果顯示,在附近沒有養鴨場的情況下,稻田撒播紅豆最容易出現毒鳥行為,應輔導採用機械播種或是撒播後覆土來種植紅豆。

3. 鄰近養鴨場的紅豆田,因為有大量野鳥聚集,不論什麼播種方式都可能會毒鳥,應落實這些養鴨場的圍網措施,不僅防範禽流感也可降低野鳥對鄰田的潛在威脅。

4. 大多數鄉鎮公所對於毒鳥通報都相當重視並積極處理,期盼萬丹鄉公所未來能夠從善如流,採取積極措施防止毒鳥事件發生。

 

參與志工名單

王長福、余佩芸、呂佳家、李文欽、李秋珊、沈驗、林昆海、林雨萱、林震、林軒霆、林慧娟、林麗貞、邱承慶、邱麒潔、施亭妤、洪孝宇、袁貴珍、張玉品、張家豪、張舜雲、章愛梅、許雅玟、許雅真、郭姿蒨、郭璿、陳正忠、陳宏昌、陳秀月、陳俊霖、陳盈瑋、黃士軒、黃子倫、黃聿訢、黃冠豪、黃昱嘉、黃淑娟、黃慎雯、黃議新、楊雅文、萬浩恩、廖于婷、劉奕炘、劉炳志、歐文浩、蔡志偉、蔡其融、蔡承邑、蔡雅雯、謝季恩、鍾佳玲、簡子庭、魏心怡

紅豆田鳥類調查: 周庭宏、魏心怡

感謝台灣猛禽研究會贊助紀念品給調查志工

------------------------------------------------------------

2016/11/18更新
 

在本調查報告上網後4天,收到萬丹鄉公所鄭主秘傳來照片,已在萬丹多處張貼不毒鳥宣導海報,並表示會請各村幹事廣播宣導。

創作者介紹

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生態研究室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