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其實以前真的沒爬過"山"...
不是在說周末去走個烏山或虎頭埤之類的,而是我麻麻所謂的"極限運動"。
殊不知第一次登山就要登上台灣第二高峰...


這次的行程為期五天,陪學姐去做雪山的鳥類調查(人員 = 學姊+東海前輩+菜鳥一枚),順便看看論文題目能不能在這邊收集資料。
沒想到這幾天又是鋒面造訪的日子...大家一直在好奇究竟誰是新一代雨神呢?


第一晚在海拔兩千多公尺的七卡山莊過夜。三個人舒舒服服的霸占了半邊的房間。去年十二月也來過,但為什麼說這次是第一次登雪山呢?因為上次也是悲慘的下雨天,在山屋睡了兩天後就直接撤退下山...
這次頂著一股衝勁,怎麼說也要硬著頭皮走到三六九山莊。中央氣象局的預報像風吹樹一樣搖來擺去,菜鳥的心境也就跟著搖來擺去。


於是,漫長的遷徙開始了...("遷徙"定義:動物週期性的在兩地間往返的旅程;學姊每個月上山一次,算是週期性了吧= =)
雖然這次的裝備的確比上次輕多了,但菜鳥逐漸發現這不是背重裝背輕裝的問題...就算今天身上啥都沒背,菜鳥應該還是會走個十來步後,舌頭就像狗狗一樣不小心掉出來...@@
不是跟你開玩笑的...所以當學姐上山前要你去跑步時,你最好就乖乖拖著自己去跑步。幸虧菜鳥沒有走到一半就頭暈暈飄下山,不然還真的要哭哭...


從七卡到三六九長達五公里"陡坡"(菜鳥有資格可以覺得它很陡吧?都說是菜鳥了),走走停停共耗掉了五個小時。菜鳥也在途中撿了人生第一座百岳--雪山東峰(標高3201m)!小妹散步經過此地,只是順便撿個山頭而已,絕對沒有要"攻"頂意思("攻"定義:攻取、征服;身為大地上的一隻渺小哺乳類,怎麼可以用"攻"這種誑語呢?)。做人要謙虛,不然大自然麻麻會給你臉色看的。天空拔拔斷斷續續的在哭,也多虧這樣才沒有在氣溫十幾度的地方體溫過高。



隔天工作便開始了。學姊單打獨鬥做鳥調和架網,菜鳥就和前輩去黑森林探路架網。
目標鳥種是栗背林鴝。
栗背林鴝(阿里山鴝)公鳥


抓鳥是一門學問...雖然菜鳥在高雄鳥會習得了繫放的基本套裝課程,但是要在哪裡架網...="=
多虧學姊派了高手協助,三個小時內就抓到了三隻目標鳥種。
 


至於巧遇台灣野山羊,有人就會說是新手運啦~不知道是不是篤定以人類的兩隻腳爬不上黑森林的陡坡,牠悠哉悠哉的看看我們、吃吃東西,然後再示範了百草丹的製造過程...距離很近。
 


在冷杉純林的庇護下,雨只是滴個幾滴。雖然學姐再三交代不要太拼(根據可靠消息來源指出:如果你告訴前輩沒有抓到鳥就不要回來,前輩會當真...),但我們還是頂著霧氣和小雨往森林深入去。如果是抱著來玩的心情,遇到下雨就會想抓狂。但是一旦工作開始了,有沒有下雨就無所謂,就淋吧!都跑這麼遠了,當然要多花點時間工作囉!用動物行為生態學的概念來說,這是optimality最佳覓食化策略,只是我們是在覓鳥。


但是當打在身上的H2O變成固態的時候...當頭頂上開始有撕裂天空的聲音的時候...


我們還是很愛惜生命的。
菜鳥還是走得很累,但是人的潛力無窮。
當我們匆匆趕回山屋後,卻看到一隻酒紅朱雀大剌剌的在步道上的積水中洗澡。當下氣溫: 9度C
感謝學姐及時的熱水和湯麵~人生是美好的。


連續兩天都有看到美麗的日出,但是8:00之後便是雨和霧的世界。
在山上的生活其實挺愜意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睡很多,真的睡很多。一來是因為白天走來走去累,二來是因為三六九已經斷電多時,也沒人有興致掛著頭燈在山屋當書呆子。上山,說苦不苦,它是讓野人們("野人"定義: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的成員;是簡稱也是戲稱)可以暫時脫離現實壓力的生活方式。


雨一路下到了最後一天。我們要下山了...
諷刺的是,黑森林的天氣萬里晴空,而回程方向的東峰卻愁雲慘霧。
菜鳥認了。
要回家,路還很長。
七公里的下坡路,真的走到膝蓋都痛了。
沿途玉山杜鵑用盡生命的全力在綻放,為了在這短短的一個月內留下後代。



隨著海拔下降,氧氣濃度也終於回昇。
原來這才是傳說中甘甜的空氣。
菜鳥的自我挑戰狀態:完成


後記:菜鳥的腿下山後一共痛了三天。在山上看似短短的五天(扣掉前後兩天的交通日),在步伐快速的平地已經積了許多殘酷的現實等著屠殺菜鳥T^T


By cottonwolf

創作者介紹

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生態研究室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