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今年一如往年,為了申請保育類野生動物利用的申請
研究室通過了層層的關卡,實驗動物小組許可、教育部許可、縣市政府許可、農委會許可
歷時幾個月,才總算拿到了保育類野生動物的利用證書
這是每年都要經歷的事情,畢竟這群身為保育類的動物成員是相當脆弱的一群
提出申請,將傷害降到最低的進行學術研究,也是這層層關卡的核心宗旨。

 

千辛萬苦的拿到證明後,緊接著就是這次的研究主軸
黑鳶的活動範圍
所以今年我們向國外訂購了發報器
希望能夠追蹤到這些小鳶們跑到哪裡去了
究竟該保育的棲地核心地區該多大

 

記得去年也上標了三隻黑鳶
但礙於經費有限,連發報器都買不起,因此只上了翼標
不過翼標的回收率真的太低了
我們只有在大漢山區透過目擊回收到其中一隻個體
了解到我們野放的鳥,曾經到過大漢山山腳下
但也可能跟往往去看的黃昏聚集點
個體距離都很遠,無法清楚目擊到翼標有關

 

今年一樣沒有經費
但總也是要做
因此先向國外買了一些發報器
也一樣要透過層層關卡,包括向國外訂購、學校許可、學術免稅證明、NCC的許可證
經過一番努力,過了四個月後,發報器總也是寄到我們手裡

 

研究繁殖型的猛禽最重要的就是保密
守密巢位,除非是有值得信賴的拍攝案,不然巢位的秘密是不可告人的
這是為了讓這些猛禽們能夠在這裡永續的成功繁殖
畢竟現在有錢人很多,買得起大砲的,但卻搞不清楚研究和拍攝倫理的人越來越多了
一次好幾台大砲、團團圍住正在繁殖中的鳥,這樣的事情是不可能發生在我們身上的
對我們而言,決定好要上樹的時間,需要估算干擾的時間
盡可能盡速搞定
拍攝就是使用掩蔽帳,在孵卵時這種最可能棄巢的時間
要避免干擾到親鳥孵蛋,甚至發現是蛋就撤退,避免親鳥棄巢
也不能讓可能是獵人會盜走小鳶的人發現巢位

 

巢樹,好高。
大約12米,也就是差不多4層樓高
上回已經上巢樹體驗過的我
這次也沒有膽子敢上去了
交給實驗室的"猛男"上樹
身上全部都是確保的繩子及扣環
上樹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保險是必須的
膽識、智慧、體力更是必須的
炎熱的太陽下,展開了我們的上樹行動
這趟的目的是平平安安地將小鳶帶下來,繫好發報器、腳環、翼標後
在平平安安地將小鳶帶上巢樹中

 

當我們一抵達樹下,只見親鳥們來回的巡弋著、邊飛邊叫
小鳶聽見親鳥的叫聲,似乎也認得這訊號
隨即這兩隻小鳶就趴下,趴的低低的
而我們則是把握時間上樹

 

就這樣  上樹,平安的將小鳶帶下來
我們進行一連串的測量、採樣、然後綁了發報器,
當然這發報器並不是綁終身的,而是使用一種特殊材質的線
會隨著風吹日曬雨淋,在發報器沒電後,線斷掉後自然脫落
而我們又將小鳶平平安安地帶回樹上
離開了巢區

 

 

 

 

隔了一周後再回去看(如下照片)
小鳶們自由的活動著,照樣打盹、理毛、拉屎
沒有任何異狀,也讓我們安心

 

 

 

 

離巢前的小鳶生活,打哈欠、理毛的一天

 

又隔了一周其中一隻小鳶離巢了
還有一隻站在巢樹上,正準備要離巢

 

在隔幾天,剩下的那隻小鳶也離巢了
我們透過翼標讀取是哪隻比較早離巢,哪隻比較晚離巢
親鳥們仍在巢區周圍照料著小鳶們
人去樓空之後,要拍到飛行小鳶就更不容易了
只能照的模模糊糊的飛行版
不過透過望遠鏡看到他們平安離開和飛行的身影
讓我們很開心  :D

 

今日再訪,透過無線電追蹤到兩隻小鳶又跑得更遠了一些
翅膀長硬了  總是要離開家的
這就是長大阿
衷心的期待他們未來平平安安的

 

附上一段親鳥站著鳴叫的影片

 

 

 

ps. Laughrain表示,未來小鳶們出去打拼  我們也是很擔心。 加油!

 

文:林惠珊 圖:陳宏昌、洪孝宇、汪辰寧、林惠珊

創作者介紹

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生態研究室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