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黑鳶,可能是全世界數量最多、也是最適應人為環境的猛禽,但在台灣卻一度瀕臨滅絕。7年前(2011年),當我們接續沈振中老師的觀察,剛開始投入黑鳶研究時,黑鳶在台灣大量消失的原因仍是個謎,而當時全台灣的黑鳶數量還不到200隻。後來我們展開了黑鳶幼鳥的繫放追蹤、發現亞成鳥接連中毒死亡,追查發現是撿食農地死鳥和老鼠導致的間接(二次)中毒,而農地死鳥和死鼠則起因於為防鳥鼠害的故意毒殺。這部分的故事已經呈現在由梁皆得導演拍攝、2015年上映的”老鷹想飛”記錄片之中。

image001.jpg

        不過從這些近年的、零星的中毒案例,真的能夠解釋過去黑鳶大量消失的原因嗎? 在老鷹想飛上映之後,我們仍持續調查農地毒鳥事件,也藉由臉書社團(寂靜的秋天-農地毒鳥回報)收集全台資料,並進一步查詢過往農業文獻,試圖找出黑鳶中毒跟過去大量消失之間的關聯性。終於,有關台灣黑鳶遭遇二次毒害危機的論文,在近日被國際猛禽研究期刊接受刊登,標題是Recent Avian Poisonings Suggest a Secondary Poisoning Crisis of Black Kites During the 1980s in Taiwan (Journal of Raptor Research 52: 326-337)。以下重點介紹這篇論文的內容,希望黑鳶在台灣大量消失的這個環境警訊和歷史教訓,不會再被人們所忽視。

台灣黑鳶大量消失的時間點

       所以台灣黑鳶大量消失真的是毒害惹禍嗎?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要先釐清黑鳶消失的時間點究竟是什麼時候(這部分要感謝台灣猛禽研究會的林文宏大哥已做過詳細的文獻整理,以下只列出重要文獻)。許多19世紀的外國博物學家(如史溫侯1863,拉圖雪1898等),皆描述台灣的黑鳶從南到北都很普遍;一直到1973年,台灣第一次比較有系統的留鳥調查,黑鳶仍被歸類在三顆星的”普遍”等級(陳炳煌、顏重威1973);1976年出版的圖鑑”新台灣鳥類指南”,同樣描述黑鳶是常見的留鳥(謝孝同、柏萊蕭1976)。

投影片1.JPG

 

但是從1980年代起,開始有人注意到黑鳶變少了(如顏重威1981)。到了1991年台灣首次猛禽調查,正式提出黑鳶大量消失的警訊,當時估計全台黑鳶最大量僅175隻,而且歷年分布區中有61%已經絕跡(郭達仁、林文宏1992)。1990年代之後根據沈振中老師的紀錄,黑鳶族群就只侷限於台灣南北兩側,族群量在100-200之間徘徊,已處於滅絕邊緣。從以上文獻可知,台灣黑鳶大量消失的時間點,可能就落在1970年代末期到1980年代之間。那麼這短短的10年左右期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水稻直播與防鳥害方式的演變

       從毒鳥回報社團中,被回報次數最多的毒鳥熱區就是在台南的水稻直播田,於是我們就開始追查水稻直播這個農法在台灣的發展歷史(這部分要感謝豐年雜誌的數位典藏資料庫,收錄自1950年代起的雜誌內容,並建立完善的關鍵字搜尋系統)。

1960年代起,豐年雜誌上開始有文章介紹水稻直播法,就是直接把稻種撒播在田裡使其發芽成長,省去人工插秧的步驟,優點是省工而且據稱產量較高,但播種時會有鳥鼠偷吃稻種的問題,此時的趕鳥方式還是用大爆竹或是拉防鳥線。到了1970年代,開始有文章推薦使用阿特靈或地特靈跟朱土拌種,以防鳥鼠害,阿特靈和地特靈都是有機氯殺蟲劑,就是跟惡名昭彰的DDT同一類,會長期殘留在環境中,但因為不是劇毒,有文章提到此法防鳥的效果有限。

 

投影片2.JPG

好年冬開啟大毒殺的年代

1976年,好年冬精(加保扶水懸劑,是一種殺蟲劑,但對鳥類劇毒,此外加保扶還有多種粒劑跟粉劑)的廣告首次出現在豐年雜誌,應該可視為加保扶引進台灣的時間點。1978年起,開始有文章提到用好年冬或萬靈(納乃得,另一種劇毒農藥)拌種,防鳥鼠害的效果極佳。或許是終於找到解決鳥鼠害的辦法,農業單位開始大力推廣水稻直播法,在全台各地都舉辦觀摩會。到了1980年代初期,全台灣水稻直播面積達到最高峰的3萬7千多公頃(許志聖、宋勳1994),而且各地農改場的官方刊物上,水稻直播的標準程序就是稻種先拌好年冬或萬靈再播種。

DSCF2103.JPG

投影片3.JPG

投影片4.JPG

好年冬和萬靈如此好用,當然不會只用在水稻上。1981年就有葡萄農在雜誌上分享心得,只要在被鳥啄食過的葡萄上滴一點萬靈,當野鳥再度飛來啄食就會立即中毒墜地,效果甚速。1985年在南投竹山,還有葡萄園因為一次毒殺了上千隻鳥類,引發地方人士關切而上了報紙。用毒殺防鳥害的方式到1990年代仍持續被官方刊物推薦,且顯然被部分農民沿用至今。

投影片5.JPG

不過水稻直播的好景不長,即便用毒殺克服了鳥鼠害,也還有植株生長速度不均以及雜草難以控制等問題。到了1990年代新型插秧機開始推行,水稻直播免去人工插秧的優勢沒了,這種耕作法很快就在各地被淘汰,官方也不再有栽種面積的統計數據。近年來只剩台南部分地區仍保留水稻直播法,因為這裡還有一種特殊作物--菱角。菱角的生長期只有半年,另外半年是跟稻米輪作,但菱角田的地形就像池塘,不利插秧機進入,所以在菱角田種稻時多半是採用直播法。

滅鼠運動雪上加霜

          台灣的滅鼠運動又是另外一段悠久的歷史,而且是由中央政府統籌指揮,傾全國之力在執行,過往的滅鼠歷史可參考盧高宏(2004)之回顧。以劇毒農藥拌稻榖的方式雖然毒鳥效果極佳,但對鼠類而言適口性不好,因此滅鼠仍需使用老鼠藥。第一代的老鼠藥(殺鼠靈)自1950年代引進,因毒性較低而且使用數十年之後鼠類產生抗藥性,1980年代起又陸續引進第二代毒性更高、更容易導致二次中毒的老鼠藥,而且每年發放給農民的數量可高達800-900噸之多,如今市面上可買到的都是二代鼠藥。

老鼠藥屬於抗凝血劑,跟上述劇毒農藥最大的差別在於它是慢性毒,中毒的動物要7-10天才會慢慢內出血死亡,因此中毒的動物屍體幾乎是看不見的,不像加保扶中毒的鳥類會成群暴斃在毒餌周邊。但因為這樣的特性,導致中毒的老鼠仍會四處移動而被天敵捕食,比起劇毒農藥更容易在食物鏈中傳遞,但造成的生態危害卻難以察覺。

從上述這些文獻,實在令人難以想像在1980年代前後,台灣的農地鳥類和其他野生動物遭遇多麼廣泛的毒害威脅;而在劇毒農藥和老鼠藥的雙重夾擊之下,原本全台普遍的黑鳶很可能就在這段期間幾乎被毒殺殆盡。值得一提的是,在1980年代林務機構為了防治松鼠危害林木,曾廣泛在林班地投放二代鼠藥,還舉辦研討會來討論如何讓毒殺更有效率,這些老鼠藥對當時松鼠天敵(如猛禽)造成多大的危害? 如今恐怕已經難以評估。

投影片6.JPG

究竟那個大毒殺的年代對台灣的生態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除了擔任腐食者角色的黑鳶消失,台灣平地沒有烏鴉、草鴞成為最瀕危的貓頭鷹、菱角鳥水雉在1990年代曾一度不到50隻、環頸雉在台灣西部的族群岌岌可危,有許多瀕危物種以往都被認為威脅主因是棲地破壞,卻忽略了牠們可能遭遇的毒害危機。是否還有其他我們未曾注意到的物種,已經在台灣平原農地消失了呢?

曲線圖.png

水稻直播面積資料來源:許志聖、宋勳(1994)

政府發放第二代老鼠藥資料來源:盧高宏(2004)、防檢局統計資料(2016)

農地毒鳥與黑鳶中毒現況

        現在你應該能夠明白,當有農田或果園出現大量死鳥,並不是一句”農藥使用過量”這麼簡單,也不可能是”誤食老鼠藥”,最大的可能就是該作物有防鳥害的需求,因而遭到刻意的毒殺。臉書毒鳥社在2014年10月成立,兩年內共接獲213筆毒鳥案例,累計死鳥4753隻,其中麻雀佔66.4%,其次是紅鳩16.7%,但也不乏水雉、彩鷸、環頸雉等保育物種。我們取得29起毒殺事件的死鳥樣本,檢驗結果有28起是加保扶中毒,有一件是托福松(另一種劇毒粒劑農藥),顯示加保扶仍是目前農民最常使用的毒鳥藥物。

投影片9.JPG

        台南的水稻直播田仍是毒鳥熱點之一,高峰期是12-1月的播種期。其次是屏東的紅豆田,高峰期在秋季的播種期。而在東部地區和台北關渡、屏東墾丁等地,春季插秧時經常有野鴨(花嘴鴨、紅冠水雞等)會進入水田踩壞秧苗,農民用藥毒殺的狀況也時有所聞。稻米收割前也是常見的毒鳥時機,此狀況零星分布於全台各地。此外像是中部地區近年興起的小麥田、屏東的蓮霧園、嘉南地區的玉米田、甚至是綠肥大豆跟向日葵園等等,只要是播種或收穫期易受鳥害的作物,幾乎都曾被回報毒鳥案例。

投影片8.JPG

        總計自2010年至今,我們接獲的黑鳶疑似或確認中毒案例已達19隻,有6隻確認加保扶中毒(包括1隻加保扶和老鼠藥雙重中毒)、5隻老鼠藥中毒、5隻有中毒症狀但幸運救回(因此未檢驗)、還有3隻無法取得樣本。分析這些中毒案例的發生時間,可以發現主要是在每年10月到1月之間的秋冬季,與農地毒鳥和滅鼠周舉辦的時間高度吻合。

圖片2.png

國外借鏡

以往因為生態觀念不足,用毒殺來控制鳥害鼠害是最簡便有效的方式,但卻因此導致生態失衡、進入需要反覆施毒的惡性循環。但也不用急著怪罪過去的農業單位或是農民,事實上用毒殺來防治鳥鼠害的方式舉世皆然,並不是只有在台灣。查詢國外文獻,全球最常用來毒殺野生動物的藥劑就是老鼠藥、加保扶和得滅克(又稱地蜜,在台灣曾因施用於瓜果上而將人毒死,在1992年禁止使用),毒殺動機除了保護農作,還有為了保護家畜而毒殺掠食動物等,其實跟台灣都很像(如石虎也會遭養雞戶下毒)。

在1950年代的以色列,據報也曾因農藥而導致黑鳶消失;而歐洲的紅鳶則因為中毒,在1970-1990年代之間族群數量銳減50%以上,研究顯示有群居和吃腐肉習性的物種(例如禿鷲類)特別容易遭遇毒害威脅,因此台灣的黑鳶大量消失並不是特例。不過歐美國家很早就開始關注並調查野生動物遭受毒害的狀況,不僅有專書探討加保扶和老鼠藥對野生動物的危害,美國和歐盟已在2008年禁止使用加保扶(當然還是會有使用禁藥的情況),也加強管制老鼠藥的販售。例如在美國加州,二代鼠藥只有領有證照的專業除蟲公司能夠使用,一般民眾在零售店只能購買第一代毒性較低的老鼠藥。

補救還不算太晚

隨著科學進步、健康和環保意識提升,農業政策需要隨著時代不斷的調整,防治鳥鼠害的方式也一樣,倘若有便宜甚至免費的毒鳥鼠藥劑可以使用,就不會有廠商願意引進或開發對環境友善的新產品。就在發現黑鳶中毒案例之後,農藥主管機關防檢局在2014年公告,加保扶水懸劑於2017年起全面禁止使用(使用禁藥可開罰一萬五到十五萬元)。而由中央主辦多年的全國農地滅鼠周,也在2015年停辦,改由各縣市政府自行評估,雖然民眾還是可以自行購買二代鼠藥,但政府發放量已經顯著降低。台灣的行動雖然較晚,但永遠不會太遲。

       英文有句俗諺:Old habits die hard,意思就是老習慣很難改變。林務局與慈心基金會近年來大力推動綠保標章,鼓勵農夫維護農田中的生物多樣性;台南的水雉教育園區多年來深入在地,努力勸說改變直播田的毒鳥行為;農糧署跟屏東縣政府宣導紅豆使用機械播種,把種子埋進土中即可降低鳥害等,其他還有很多的政府跟民間單位,都在致力推廣友善農業,也需要大家的支持。

       好消息是,這幾年來的政策改變和推廣行動,已經逐漸發揮效果。水雉園區普查台南的水雉族群在去年突破千隻,台灣猛禽研究會調查全台黑鳶的數量也緩步提升到500隻以上,可見只要毒害威脅降低,這些瀕危物種就能發揮牠們驚人的生命韌性。不過加保扶水懸劑雖然禁用了,仍有其他農藥具有潛在的生態危害,而且不像農地毒鳥這般容易被發現,此外台灣二代鼠藥的使用依然氾濫、未受管制,這些進入食物鏈的隱形殺手究竟對生態的影響有多大,台灣的研究依然太少,需要努力的地方還有很多,需要更多人共同來關注。

_DSC8021-1.jpg

近年來在屏東某些地區偶而能夠見到黑鳶成群盤旋在耕耘機上方,這才是台灣農村應有的風景(謝季恩攝)

 

文: 洪孝宇

 

重要參考文獻(圖片中的文獻已註明出處,就不在此列出)

Swinhoe, R. 1863. The ornithology of Formosa, or Taiwan. Ibis 5:250–311.

La Touche, J. 1898. Notes on the birds of northern Formosa. Ibis 40:356–373.

陳炳煌、顏重威。1973。台灣森林鳥類之生態調查。東海大學環境科學研究中心。

謝孝同、柏萊蕭。1976。新台灣鳥類指南。Mei Ya Publications, Inc.

顏重威。1981。台灣最常見的猛禽—老鷹。野生動物1: 10-13。

郭達仁、林文宏。1992。台灣地區猛禽調查(I)。農委會80年度生態研究報告第33號。

許志聖、宋勳。1994。水稻直播栽培。台中區農業專訊第 7 期。

盧高宏。2004。作物鼠害防治策略。國際植物健康管理研討會專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wcraptor 的頭像
iwcraptor

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生態研究室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