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牠叫做「大麻」是香港麻鷹小組的成員Peter觀察超過8年的母鳥,對Peter來說,只要在特定範圍內便可以輕鬆地分辨出大麻是那一隻。話說,今年年初本研究室一行人到香港與麻鷹小組的Peter交流,當時Peter跟我們介紹了他最常觀察的一對黑鳶「大麻」和「小鷹」,我詢問,為何沒上腳環也能辨識呢?? 因為對我來說牠們長的都差不多,其中談到母鳥大麻時Peter眼神中閃爍著充滿愛的光芒,對我說,大麻的尾巴長得不太一樣,中間尾羽的橫紋是往上翹的!!!! 我看了好一陣子,發現的確無論是大麻站著還是飛行中都可以看到中央尾羽往上翹的紋路。似乎我不曾這樣細細地透過老鷹的紋路進行辨識過。不過這樣的辨識特徵,鳥的飛行距離不夠近或飛行速度很快的時候是困難觀察的,此外也無法排除是否會有相似個體尾羽橫紋特徵相同。

大麻  

 下方照片中其中有一隻是「大麻」你猜出來是哪一隻了嗎? 這三張圖也說明了,的確有些個體外觀特徵相似會讓人難以分辨。11414632_10206374142767701_2049210328_o

Peter觀察的另一隻公鳥「小鷹」,則是飛羽的其中一根(左P6)就算每年都換羽,那根羽毛也難以生長完全。

小鷹  

在台灣利用羽毛進行個體辨識的包括沈振中先生,在《老鷹的故事》一書中描述了白斑與叉翅及浪先生的故事,其中白斑與叉翅便是以身上的羽毛特徵來做為個體區別,叉翅其羽翼內凹明顯,且右翼上有根羽毛岔出來;白斑則是左右翼各有不明顯的白斑。另外,在自然攝影中心中的張傳炯先生利用羽毛破損及特徵,觀察到出巡八卦山回來的基隆黑鳶來回約187KM,以及透過拍攝個體的羽毛特徵區別不同個體的黑鳶進行北台灣黑鳶的換羽及成幼鳥比例的探討

在曾文水庫近年來不少釣友釣魚之餘兼賞鳶,其中一隻名為「將軍」其左翅其中P2和P3羽毛生長歪斜,將軍儘管翅膀看來破翼,不過體型壯碩的牠看來就像馳騁沙場多年征戰無數的樣子,因此釣友們又稱牠為破翼將軍。

未命名-1  

一名釣友說,在曾文水庫附近好久沒看到將軍了? 不知道牠在那兒? 之前每年都可固定看到牠的,但今年卻還沒出現?這透漏出的是擔心、是想念、也或許還是一種習慣。

你呢? 有沒有一隻在你心中也已經建立情感的鳥兒 看著他就安心 看著他 有一股老朋友個感覺,一不見到牠,就感到有點不安心,擔心起牠的安危了呢?在我聽到了白斑、叉翅、大麻、小鷹、破翼將軍的故事後,了解到這些長期觀察者和這些黑鳶朋友們建立起的情感,也知道每一隻鳥看起來神似,但其實牠們長的可能略有不同,個性上更可能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下回看到黑鳶時,你也別忘了找找牠身上是否有特殊的特徵,多多觀察,與牠們做個朋友吧。

圖:Peter Chen、陳侯孟

文:林惠珊

 

備註說明: 儘管似乎羽毛特徵可以辨識出部分特徵明顯的個體,不過當觀察個體正值換羽時,或鄰近個體有特徵雷同時,這時就變得難以分辨了,也有認錯或誤認的可能性,再來也無法透過其他人的目擊回報,也因此本研究室在進行黑鳶研究室仍會針對研究個體進行標誌繫放噢。

 

延伸閱讀:

香港麻鷹探尋之旅_你所不知道的香港

歐純純撰寫的報導 老鷹的故事

我的麻鷹手記 My Black Kite Story

創作者介紹

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生態研究室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