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繼「在武陵研究黃魚鴞的那些鴞郎」之後,推出鴞郎II-菜鳥的心聲,在研究的過程中,通常菜鳥是最涉世未深的、最好使喚、最任勞任怨的,同時也在這探索研究的過程之中進步最大的一群,任何鴞郎也都有菜逼八的時候,在這裡為各位介紹兩位研究黃魚鴞的菜鳥夥伴,一位是身高150cm的小不點-劉依昕,另一位是被黃魚鴞害到延畢的陳宏昌。一起來看看他們參與黃魚鴞研究的心路歷程~。  

_DSC8850

蹲在巢中孵蛋的魚鴞媽媽

【最後一個因黃魚鴞換題目的男人】  文:陳宏昌

會一腳踏入黃魚鴞的世界真的是著魔啦!
當年剛加入研究室時正臨用人之際,還是一身菜味的我被老師派到武陵去支援汪辰寧學長。在山下時聽說這個學長怪怪地,長期住在武陵,沒多少人見過他的真面目,堪稱研究室最神秘的學長,還好這些都只是謠言!山上的工作十分繁瑣,包括巡溪、誘捕野貓、鳥類調查等,雖然辛苦但也充滿許多精彩的故事,像是我第一次巡溪便看見了黃魚鴞的「爪印」,四個小小的洞就印在溪床沙地上,若非小汪拿著樹枝將四個洞連成一個英文字母「K」,告訴我這是黃魚鴞「黃金右腳」,不知道那是黃魚鴞的腳印,我只能靠著幻想,前晚真的就有一隻黃魚鴞站在這兒,靜靜地凝視溪裡的獵物。

黃魚鴞是個夜貓子,而牠又是貓頭鷹,所以我們都簡稱牠為「黃貓」。夜晚的黃貓大多都在溪旁活動、鳴叫聲音也不大,而白天都休息在植被茂密的中層森林內,所以想要一睹黃魚鴞的風采真的非常困難,只有偶爾在巡溪時看見牠飛出來犒賞我們一番。就算能透過發報器了解牠大概的位置,我們還是很難直接看到牠,常常接收器的訊號十分響亮,代表黃貓跟我的距離不到50公尺,但任憑我拿著望遠鏡收尋個老半天,最後還是無功而返,在在說明黃貓是多麼神秘的物種。

有了小汪的努力,捕捉黃貓的方法基本上都已成型,但要捕捉牠還是一件不簡單的事情,尤其有些個體超級無敵謹慎,我們設下的障礙都被破解,已經爆肝好幾晚的我們只好再重頭修正陷阱,歷經多次的鬥智競賽後才有辦法繫放捕捉到牠,然後在將牠平平安安的帶回原地釋放。隨著我們在2010年初找到巢樹,親眼目睹黃魚鴞媽媽就蹲在前方40公尺的巢洞中,當下我就完全被如此神秘的大型貓頭鷹給震懾住,一番考量過後,下山後就立刻跟孫老師自告奮勇說要研究黃魚鴞,決定踏上這條葬送許多學長青春的不歸路。

看到小黃魚鴞們從「鴞蛋」變成小小白色的、有點像是外星生物的樣貌,歷經全身都是黃色、外貌老態龍鍾,再到長得越來越像黃貓爸媽,開始跳出巢洞活蹦亂跳的樣子。我想我們就像黃貓的爸媽,感到非常的驕傲和欣慰,而這種感動是一輩子都忘不掉。雖然,最後這兩隻小黃貓都很頑皮的把發報器脫掉,讓我不得不更換研究題目,也使我的畢業時間變長了一些些!已經很多學長因為黃魚鴞而延後畢業了,希望我是最後一個啊。雖然繞了些遠路,但還是謝謝黃貓給我如此美好的經歷,讓我有機會燃燒熱血。如果想更了解黃魚鴞和研究人員的故事,歡迎您來翻閱「暗夜迷禽黃魚鴞」這本書,感受一下什麼叫做灑熱血不用錢的青春啊!

DSCF7121  

陳宏昌躲在偽裝帳中進行觀察記錄

P1020005

捕捉黃魚鴞是個鬥智鬥力的過程,還常常進入延長賽

page3  

黃魚鴞遺留的蛛絲馬跡都是很重要的線索,左上圖溪畔的橫樹枝就是黃魚鴞經常停棲的地方

黃金右腳你看到了嗎?? 

DSCF5259

黃魚鴞白天在森林裡睡覺,但即使知道牠就在這片林子裡,在林子外用望遠鏡看半天也找不到

 

【姊沒有在怕黑的】  文:劉依昕

當初因為大學時瘋狂喜歡上貓頭鷹,所以考進屏科大野保所找孫老師,希望能夠有更進一步了解貓頭鷹的機會。說起為什麼會選擇作黃魚鴞無線電追蹤的研究,純粹是由於剛進野保所,任何的調查都想要體驗看看,於是跟著孝宇哥上了武陵幫忙作河烏調查,然後是汪辰寧拿了黃魚鴞巢位的監視器影片,請我幫忙記錄育雛的行為。我想,我與黃魚鴞的緣分,或許就是從這裡開始的吧!

當時,每次上武陵做調查,就是白天巡溪、晚上在管理站休息,有一次,汪辰寧隨口開玩笑地說,既然晚上沒事的話,不然陪他去外面收無線電好了,天真的我就這麼跟出去了,從此開始了這條不歸路(誤)。跟著汪辰寧出去追蹤了幾次,覺得日夜顛倒的生活,好像也只是比平常當慣夜貓子的我晚睡幾個小時而已,沒什麼需要調適的,所以當老師問我有沒有想要藉由無線電追蹤來了解黃魚鴞幼鳥的播遷狀況時,我也就好傻、好天真的答應了。

作無線電追蹤,其實沒有想像中的有趣,因為晚上黑得要死根本不可能看到黃魚鴞,小小的滿足感大概是來自於尋找訊號的過程中,能夠瞥見山羌或飛鼠那不到3秒的身影。我們一方面不希望黃魚鴞常常移動,這樣就不用騎著機車吹冷風到處找鳥,但是當牠在一個點附近停留太久時,卻又會擔心是不是發報器掉了或鳥怎麼了,真是一種矛盾又複雜的心態。後來,汪辰寧要準備畢業了,不再有空常常跟我收無線電,屬於我的研究也應該要自立自強才是,學長姐們曾經建議我可以徵志工或找朋友,這樣比較有伴,但偏偏我的個性不喜歡麻煩別人,覺得害別人日夜顛倒睡不飽實在過意不去,更何況晚上去逼無線電黑漆漆的又看不到黃魚鴞,所以這種爆肝的工作還是讓我來就好。

無線電追蹤實在是一件很折騰人的事,尤其當不同的個體分散在各處,造成收完一趟無線電需要來回30幾公里的時候,一個晚上要收好幾趟跑上百公里,簡直要讓人發瘋。為了省油省時間,我在兩次定位的空檔索性不回武陵管理站,也因此在空檔時間休息的地方千奇百怪,舉凡賣菜的小發財車、路邊廢棄的鐵皮屋、駐守的警衛亭等,都是我小憩片刻的所在,現在回頭想想,到底是有沒有需要把自己委屈成這樣?!!!! XDDD 自己的膽子還真的滿大的,畢竟要一個女孩子整個晚上獨自在漆黑的山裡活動,我想沒有幾個人有勇氣這樣做。

每個月來武陵做調查,算算也有2年多了,比較熟的替代役都會笑說,我待在這裡的時間比他們還多,國家應該要發張退役證明給我,哈哈!這段日子,感謝很多人的幫忙,尤其是「山谷裡的家」黃大哥與富野度假村的雷主任、張經理願意提供我晚上有個遮風避寒的地方,對我而言真的是莫大的恩惠,因為冬天的武陵真的好冷,有時候機車放在室外不到一小時,出來就會看到坐墊上結了一層薄冰,在零下的溫度下騎車,騎一騎都覺得手腳不是自己的,好像要截肢了一樣,每天的精神糧食就是在遊客中心旁的溫度跑馬燈,經過的時候一定要停下來看看自己是不是又破了低溫紀錄。

雖然做的是無線電追蹤,但印象最深刻的還是第一次上巢樹,當時幼鳥已經離巢,只是要去把之前的調查器材收回來,不過只要想到可以一窺黃魚鴞曾經育雛的地方,還是覺得非常期待。想當然爾,黃魚鴞的巢樹不會是在路邊和藹可親容易到達的地方,學長們先是帶著我爬陡得要死的農用鐵梯,然後也不顧菜鳥我已經腿軟,又繼續在山林裡面穿梭。這才看著黃魚鴞的巢樹矗立眼前,心裡一股敬畏感油然而生,真不愧是傳說中的通天巢樹,目測大概有5層樓高吧我想,上樹前,學長們大肆的討論我會不會爬不到10公尺就腿軟,還好,我很爭氣的爬上去了哼哼!不過如此而已嘛是不是? (跩) 能夠用和黃魚鴞同樣的視野眺望武陵,對我來說,真的是很棒很特別的經驗。

未來,終究有一天,在武陵的調查工作會告一段落,但是屬於這裡的生態故事,會持續不斷的上演,只是我們不一定會知道而已。感謝武陵這個美麗的地方,讓我在這裡感受到台灣人的熱情和善良,用不同於都市的生活步調享受大自然的美好,真心覺得,能在這裡幫忙進行研究工作的我,非常非常幸運。 提醒讀者,在看暗夜迷禽黃魚鴞一書時,看到那些無線電追蹤圖,每一個點的背後,都是寒風刺骨暗夜騎摩托車換來的喔。 >.<

DSCF8704

劉依昕是本研究室唯一一位挑戰以武陵的黃魚鴞為題目的女生

325100_590070984343513_1810815789_o

夜間調查都要包得跟天線寶寶一樣

DSCF2629

無線電定位一個晚上經常需要來回騎上百公里的路

page

晚上累了休息的地方五花八門     

 DSCF8091

武陵的魚鴞故事仍會繼續上演,生生不息 

 

歡迎加入屏科大鳥類研究室的粉絲頁了解鳥類調查的第一手消息https://www.facebook.com/iwcraptor 

創作者介紹

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生態研究室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