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孫元勳教授所帶領的鳥類生態研究室又簡稱「鳥店」,坪數不大的研究室中,總是伴隨著溫馨與歡樂的氣氛,大型猛禽相關研究是本研究室較為人知的強項,然而包括原住民狩獵文化、溪流鳥類族群生態學、鳥類遷徙模式等等,亦都有不錯的成績,除了上述仍在進行中的主題外,目前也開始著手鳥類危害防制的研究,期望後續不僅在稀有物種保育工作能持續進行外,並能著手化解人鳥間的衝突,達到人鳥和平共存的願景。

聯絡方式:08-7703202-6602, iwcraptor@gmail.com

近年研究主題: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黑鳶的衛星追蹤,一種穩定可以獲得資訊但卻最花錢的方式,過去研究室曾經在2014年利用傳統VHF發報器追蹤黑鳶,非常辛苦而且花費非常多的人力仍然資料品質不佳,但也因此發現黑鳶幼鳥的活動範圍非常大(詳見:屏東黑鳶菜鳥起床後就跑到台南去玩了),讓我們體認到黑鳶保育,該是衛星發報器登場了,終於,2016年在各界的捐款(善心人士、台灣猛禽研究會、林務局的支持下),我們添購了衛星追蹤器,展開了黑鳶幼鳥的南北衛星追蹤。

01.jpg

研究人員在繁殖季尾聲時,為即將離巢的黑鳶幼鳥們進行形質測量、裝上個體辨識的色環,並以小背包方式讓黑鳶揹著衛星發報器在背上,在2016年共繫放4隻黑鳶幼鳥,分別在基隆、新北及屏東,其中屏東鄉村地區的黑鳶,生活在草根性的鄉下地方,跟北部的黑鳶活動地區迥異。透過衛星發報器,研究人員可以在短時間內得知這隻幼鳥的所在位置,更可以到現場觀察黑鳶幼鳥經常光顧的地方,到底是有哪些因素吸引這隻黑鳶經常來打卡。喜歡群體活動的黑鳶往往不會自己搞邊緣,研究人員只要跟隨著背負發報器的幼鳥,通常也可看見成群的黑鳶在此處活動。

03.jpg

不幸,在屏東繫放的其中一隻幼鳥–金金因誤食遭農藥加保扶污染的食物後毒發死於巢中,故沒有後續追蹤的資料(詳見:來不及長大! 小老鷹"金金"的殞落)。屏東繫放追蹤的黑鳶幼鳥,目前一共有三隻,除了金金之外,追蹤中的黑鳶還有獻霆1號及左左。

今天介紹屏東鄉村代表為獻霆1號小鳶--從小就過著衣食無缺生活的獻霆1號小鳶,自家旁就有魚池,附近還有大片樹林與檳榔園,身為家中獨子的他備受親鳥呵護,在猛禽的世界中是公鳥負責帶食物回來給母鳥跟寶寶,而母鳥需待在巢中餵食寶寶與驅趕入侵者的工作。在親鳥努力拉拔之下,獻霆1號小鳶順利且平安離巢,離巢後的小鳶不再回到親鳥的領域內,而是加入了三地門的族群和許多黑鳶們一同睡在三地門的山區內。白天的時候,小鳶的移動路徑經常是從睡覺的山頭出發,沿著隘寮溪流域飛行到屏東平原的農地或是魚塭覓食。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猜猜看現在世界各國中用巢箱防鼠害做最多研究的國家是哪裡?居然是馬來西亞!在馬來西亞的油棕田區裡佇立著一個個的貓頭鷹小屋,主要是用來吸引倉鴞這種貓頭鷹前來居住,倉鴞在貓頭鷹巢箱中休息、繁殖,守護著油棕田,抑制老鼠族群數量,讓油棕的生長過程可以損失減少一些。

馬來西亞倉鴞巢箱.jpg

圖片出處:Salim, H., M. Noor Hafidzi, D. Omar, H. Hamid Noor, Z. Abidin Mohd Rizuan, A. Kasim, S. Md Rawi Che, and H. Ahmad Abu (2014) Sub-lethal effects of the anticoagulant rodenticides bromadiolone and chlorophacinone on breeding performances of the barn owl (Tyto alba) in oil palm plantations. Slovak Raptor Journal 8:113.

 

農田鼠害是一種讓人傷透腦筋的問題。有篇刊登在Biological Control 中的文獻回顧,主要在整理資料討論猛禽究竟是否可以用來作為鼠害管理的工具。該篇文章搜尋檢視了1910-2015年間生物防治鼠害的相關文章共兩千多篇(對,沒看錯,超級多的文章),從中挑選出利用猛禽作鼠害控制的文獻,再歸納有進行操作性試驗的28篇文章,整理出精華回顧。作者用了一張圖來說明整篇文章,因為有猛禽的關係,老鼠被捕獲率平均下降29.57%、老鼠危害作物的比例平均下降7.56%、食繭內老鼠比例佔67.9%。可見猛禽還真的是農田裡頭打擊老鼠的好幫手阿,只是要如何把這個純天然的捕鼠達人留在農田裡頭,還要更努力啦。

倉鴞文章.jpg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繪圖: 莊棨州)

還記得去年農委會防檢局委託我們製作”農地鼠害生物防治宣導摺頁”,上面提到可以利用某些猛禽喜歡站在制高點的習性,只要在空曠的田野豎立棲架,就可以吸引牠們到田裡來幫忙抓老鼠。這真的有用嗎?就讓我們來試試看~

我們的實驗地點是在屏東內埔老埤農場的鳳梨田(現屬台灣農林公司)。屏東是台灣鳳梨的五大產區之一,沿山公路旁經常可見大面積的鳳梨田,放眼望去都是低矮的鳳梨植株,缺乏能夠讓猛禽停棲的樹木,而鳳梨又是非常容易有鼠害的水果,因此相當適合我們的人工猛禽棲架實驗。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1612.jpg

台灣猛禽研究會每年秋冬都會進行全台黑鳶同步調查,本研究室也參與其中,研究室的夥伴們負責高屏地區數個樣區的黑鳶族群調查。

今年在58位鷹友及林務局的支持之下,調查的黑鳶總數是626隻!!!! 2015年總數是426隻捏!!! 我的天! 這增加的200隻是那裏跑出來的? 而且2014年總數不是才359隻嗎?!?! 最近這幾年黑鳶好像真的越來越多了?

其實比較2015-2016年的數量,可以發現主要族群增加在北部地區(貢寮、瑞芳)等地,而去年的南部大漢山因為調查困難,僅看到3隻黑鳶,今年再接再厲總算是順利掌握到主要的黑鳶族群。圖中也可以發現黑鳶在台灣依然分成南北兩群,中部地區仍是一片空白,沒有穩定的族群分布。

根據今年春季台灣猛禽研究會、基隆鳥會、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執行的黑鳶繁殖調查,今年黑鳶的繁殖表現並沒有特別好,但是發現樣區內的繁殖對數增加了。這可能可以歸功於逐年增加的黑鳶數量,當成熟之後再加入繁殖的個體也變多了呢。

黑鳶的數量增加,是否代表我們的環境變好了呢? 近年來政府停辦滅鼠週、毒鳥事件的減少與妥善處理、友善農業的推廣,似乎有了初步的成效。不過相較於其他鄰近國家,600多隻黑鳶仍然是個岌岌可危的數量,所以不能高興得太早,仍然要請大家跟我們一起關心台灣的環境,為老鷹和其他野生動物的生存持續奮鬥~

文章標籤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6守護高屏紅豆田—調查報告

洪孝宇/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生態研究室

寫在前面(2016/11/24新增)

首先要強調,農田裡有鳥會中毒是因為有少數農民故意放置毒餌,與最後的作物產品無關。

這幾天看到很多對我們的質疑,我都虛心接受,感覺被傷害的農民,我也要誠摯的道歉,或許我的發文魯莽,但我們的初衷真的不是要打壓特定產業。

我們會做農田毒鳥的調查,起因於2012年的兩隻中毒黑鳶,這幾年下來,發現全台各縣市多種作物都有毒鳥案例,而屏東的紅豆田是其中的熱區之一。雖然說是熱區,但以全體紅豆農來說,會毒鳥的仍然是相當少數的比例,所以我們也不斷地在呼籲,不要有抵制行為,這樣對事情沒有幫助,反而會傷害到其他農民及製造對立。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是農地野鼠防治的中央主管機關,今年度委託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生態研究室製作鼠害生物防治摺頁,首度宣導以生物防治取代投藥,讓野生動物成為農民滅鼠的好幫手!!  現在摺頁開放限量2500份免費索取噢!  

摺頁中宣導,除了動物天敵之外,也請多加採用物理性的捕鼠器具,即便真的有投藥需求,也請務必遵守3項原則: 1.減量使用、2.隱藏擺放、3.清除屍體,這樣才能降低對其他動物的傷害。

過去,秋季都會舉辦全國滅鼠周,政府集中採購大量的老鼠藥免費發給農民使用。但是老鼠藥不只會毒死老鼠,連老鼠的天敵-老鷹、貓頭鷹、石虎等高階掠食者都可能會間接中毒,造成生態失衡的惡性循環,失去天敵控制的老鼠反而會變更多。

有鑑於現在國際間都已經加強老鼠藥的管制,防檢局也在去年(2015)起停辦在台灣已超過30年歷史的全國滅鼠週,這次委託本研究室製作的生物防治宣導摺頁,衷心期待我國農地野鼠防治策略能夠有更多元的發展!!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行動緣起

高屏地區是台灣最主要的紅豆產地,國產紅豆品質優良久負盛名,然而近年來因發現少數農民為防播種時的鳥害,會以毒餌刻意毒殺野鳥,導致紅豆田中遍布鳥屍,老鷹也間接中毒,紅豆美名因此蒙上一層陰影。

事實上,用劇毒農藥(例如加保扶)毒殺野鳥是民國70-80年代農政單位推廣的方法,但現在看來不僅不適當也不合法。在FB"寂靜的秋天"社團,兩年內已經接獲將近200件的毒鳥事件通報,地點遍布全台各地多種作物,因此毒鳥並不是紅豆田的專利。

為了防止每年毒鳥事件不斷重演,今年我們發起”守護高屏紅豆田”行動,在105年10月紅豆播種期間,若志工發現農田中有不正常的大量死鳥,將由公所人員前往勸導農民並移除死鳥和毒餌,藉此導正少數農民的毒鳥行為。紅豆採收時噴灑的落葉劑(巴拉刈)並非鳥類大量中毒原因,請不要將兩件事情搞混喔。

另外,農糧署也將推廣紅豆的機械播種,將種子埋入土中不僅可有效減少鳥害,還有助田間管理增加產量,達到產業和生態雙贏的目標,希望農民能夠多加採用。

延伸閱讀: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隻小老鷹叫做 金金,會取這個名字,是因為牠的腳上有兩個亮晶晶的金色腳環,是研究人員為了追蹤我們台灣黑鳶的生態習性而標記的。2016年5月也是金金第一次就像是遇到外星人一般的體驗,研究人員為牠做形質測量、抽血、繫上腳環和衛星追蹤器。今年一共有4隻不同巢區的黑鳶幼鳥搭載著衛星追蹤器,一隻在基隆市、一隻在新北市、兩隻則是在屏東,而金金就是屏東的其中一隻。

13233065_1013435442080241_3795181091503596449_n.jpg

金金的爸媽在屏東淺山蓋了一座豪宅級的別墅,身為家中獨子的他,是爸媽的寶貝。每當研究人員前往觀察時,總是引來親鳥的圍繞,似乎是要我們趕快離開,但幼鳥的追蹤是重要的,所以我們不敢大意。標記的這天,金金的爸媽很擔心地在巢區周圍繞來繞去,直到金金安全無虞的被送回巢中,我們也都離開了,這時鳥爸媽才放心。在金金還沒離巢前,鳥媽媽會將鳥爸爸帶回來的食物撕成小塊,或者是拔好毛做好食物的處理,再餵給幼鳥吃。預期金金將在六月中旬長大離巢,但仍會在巢附近等待爸爸的打獵、媽媽的餵食。搭載衛星發報器後的金金,每天都會有所在地點的GPS位置,以及活動量(Activity)數值回傳給研究人員。

13095958_1007094186047700_6482902809162716447_n.jpg

可惜這不是一個幸福美滿的故事。就在6月中旬,金金還沒來得及離巢,某天研究人員發現牠身上發報器回傳的Activity數值=0,也就是金金不動了!! 這讓我們很焦急,隔天就立即到附近制高點觀察,發現金金已經癱軟在鳥巢中,沒有生命跡象,而金金的爸媽則在巢區周圍,不停的兜著圈子。六月的天氣相當炎熱,當研究人員再次攀上巢樹,金金的身上已經是萬蟲鑽動。

文章標籤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家還記得這對不離不棄的灰面鵟鷹嗎?今年3月在馬祖東莒島被發現,我們當時透過連江縣政府和防檢局馬祖檢疫站的協助取得屍體,希望能夠找出死因,現在總算是結案了(抱歉拖了這麼久,因為前後做了很多項檢驗,加上一些公文往返的時間)

總而言之,這兩隻都是雄成鳥,解剖有肺水腫和撞擊瘀血等症狀。但是檢驗禽流感、310項農藥、13項老鼠藥、還有除草劑巴拉刈,結果都正常,因此我們認為死因應該不是急性中毒(不然就是我們沒想到的東西)

再回去看氣象資料,事發前兩天馬祖天氣都非常不好,低溫、下雨而且風大,對當時要從台灣飛往馬祖的候鳥來說相當不利,再加上牠們的體重都過輕(276292 g,未達正常標準350-400 g),有可能在渡海之前就已經營養不良,所以營養不良+氣候惡劣,可能是導致死亡的原因(但也不能排除其他疾病的可能性)

那為什麼會同時營養不良?合理的推測就是在牠們北返的途中(也就是台灣或菲律賓),沒有足夠的食物或是夜棲地可以好好補充體力,才會導致飛到馬祖時體力不支。灰面鵟鷹都是群聚遷徙的,每一群可以有數百到上千隻,這兩隻在抵達馬祖之後死亡,背後不知道還有多少是死在海上呢?

再看看前陣子的新聞,"鳳山丘陵遭濫墾 灰面鵟夜棲地沒了",台灣對這些候鳥來說,真的是越來越不安全了。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灣的熊鷹(Nisaetus nipalensis)在分類上屬於指名亞種(N. n. nipalensis),有趣的是根據國外圖鑑,從喜馬拉雅到華南一帶,熊鷹的指名亞種頭冠都是長冠型,但台灣的熊鷹以往都被認為屬於短冠型,跟日本亞種類似。直到2006年林文宏在思源首度拍到1隻長冠型熊鷹開始,近年來陸續有長冠羽個體的發現紀錄。

為了瞭解台灣熊鷹的冠羽型態變異,我們經由巢位觀察、捕捉繫放、徵求鳥友拍攝的野外照片、檢視博物館的標本以及動物園和救傷中心圈養的個體,共計辨認近20年來共58隻熊鷹的頭冠型態。我們發現部分熊鷹頭頂有特殊的長冠羽,這些長冠羽整體是黑色但末端是白色,為了與一般的短冠羽做區隔,若熊鷹具有此明顯的黑色冠羽(不論長短),稱作長冠型,其餘稱作短冠型。

結果58隻熊鷹中有10隻具有相對長的冠羽,在台灣南部和東部的巢位觀察與繫放中所佔的比例是13.3% (4/30)。此長短冠的型態差異並非換羽所造成,初步也認為與性別和年齡無關,但換羽可能會導致長冠型個體的比例被低估。長冠型熊鷹的冠羽長度和數量並不一致,長度可從2到10 cm,數量從1根到4根都有,顯示台灣的熊鷹頭冠可能具有多型性,此外也發現一個雙親和子代的頭冠型態不同的案例。台灣的熊鷹同時存在長、短冠個體的原因仍不明,有待進一步研究。

過去我們在進行熊鷹獵捕壓力和羽毛文化調查時,訪問許多台灣南部排灣族的原住民耆老,曾有少數人表示知道長冠型熊鷹的存在,而且在他祖父的年代就已經出現(1950年以前)。他們表示頭頂有長頭冠的熊鷹數量非常稀少,他們稱之為「熊鷹中的貴族」,在我們的10筆長冠型熊鷹紀錄中,可能也只有特別長的幾隻符合資格。

(本篇文章的地點都經過模糊化處理)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 林惠珊

成群的鳥兒在農地中玩耍啄食,剛發芽的紅豆幼苗一下子就被折斷光光了,鳥類危害造成豆科植物的農損,是讓農民們非常頭痛的問題,不只是我們台灣的紅豆,相同問題也發生在國外其他豆科植物上。國際期刊Field Crops Research最近(2016)刊登一篇論文,印度的研究人員發現方法,能夠大幅將黃豆田的鳥害農損從78%降至3.5%,這究竟是怎麼辦到的?!  

斑鳩是豆科農田的頭號大敵

在印度,會吃掉豆科作物種子和拉斷幼苗的鳥類主要是斑鳩(野鴿、珠頸斑鳩和紅鳩),平均每天可以吃掉70g的黃豆。在黃豆剛播種時,倘若不使用任何防禦措施,斑鳩可以在2-3天之內,摧毀掉整片剛播種的田區,是印度黃豆農的頭號大敵。播種後的10天內是最容易發生鳥害的時間,有時因鳥害造成的損失可高達90%,而在鳥害防治的對照樣區,採用開放式不管這些斑鳩出入的狀況之下,鳥害損失為78%。然而傳統的驅鳥裝置(反光帶)效果差,人工趕鳥或全面裝設防鳥網成本又很高,且珠頸斑鳩在印度受法律保護不得捕殺,那到底該如何是好?

_DSC4558.JPG

圖:成群的斑鳩出現在農地之中 (攝影:謝季恩)

文章標籤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16/11/18更新

我們已在2016年10-11月的紅豆播種期,招募志工進行全高屏12個紅豆種植鄉鎮的毒鳥普查,目的在全面找出毒鳥田並探究鳥害背後的原因,詳情請參閱調查報告 。為了避免我們調查毒鳥的動機被聯想成是要販售特定商品,加上現在已有越來越多友善/有機品牌,未來我們將不會再幫任何一個農作品牌(包括老鷹紅豆)掛名或背書推薦,以維持客觀立場。

------------------------------------------------------------------

我們最近看到一些對於毒鳥以及老鷹紅豆的評論,覺得有必要澄清一下。首先老鷹消失並不該責怪農民,反而是政府要負更大的責任,因為大約從民國60年起,政府每年免費發放上千公噸的老鼠藥,然後70年代開始推廣水稻直播法,當時全台耕作面積有三萬多公頃,而多篇農改場刊物上都直接寫明要用劇毒農藥(加保扶和納乃得)泡稻穀來毒殺野鳥,黑鳶正好就在此時開始快速減少,這個時間點的巧合未免高得嚇人。而我們毒鳥社2014年底成立,一年內就接到155筆的毒鳥事件,地點遍布全台灣多種作物,抽樣檢驗有9成以上都是驗出加保扶,所以毒鳥仍然是現在進行式,不是過去式。

老鷹消失,揭露台灣環境的黑暗年代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原住民族狩獵除罪化的同時,該做的事做了嗎?
談野生動物狩獵管理與監測

未命名-1.jpg

屏東科技大學 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 聲明稿
2016.4.19 全體教師

近日立法院一讀修改野生動物保育法(野保法)第21-1條文,修改條文為「台灣原住民族基於傳統文化、祭儀及非營利自用之必要,而有獵捕、宰殺或利用野生動物之必要者,不受第17條第1項、第18條第1項及第19條第1項各款規定之限制。前項獵捕、宰殺或利用野生動物之行為應經主管機關核准或備查」。此次的野保法修法大幅度的擴張原住民族利用保育類野生動物之法源依據,不僅「非營利自用」之定義若模糊不清,更可能造成日後管理上的更多爭議,而「備查」制度的實施如果不確實,也表示狩獵量將無法監測。

文章標籤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6/11/18更新

我們已在2016年10-11月的紅豆播種期,招募志工進行全高屏12個紅豆種植鄉鎮的毒鳥普查,目的在全面找出毒鳥田並探究鳥害背後的原因,詳情請參閱調查報告 。為了避免我們調查毒鳥的動機被聯想成是要販售特定商品,加上現在已有越來越多友善/有機品牌,未來我們將不會再幫任何一個農作品牌(包括老鷹紅豆)掛名或背書推薦,以維持客觀立場。

------------------------------------------------------------------------------

老鷹紅豆透明 為何會有老鷹紅豆的誕生,最早開始是在2012年10月,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接獲通知有兩隻黑鳶死亡,經檢驗這兩隻老鷹的體內含有劇毒農藥「加保扶」。翌年(2013年)進行田野調查時,發現在稻子收成轉種植紅豆播種之際,大量鳥類暴斃在紅豆田之中,原來是少數農民為了避免鳥害造成的農損,而使用加保扶拌稻穀製作毒餌,造成小型鳥類的大量死亡,這些小鳥的屍體被腐食性的老鷹撿食,導致老鷹也會跟著中毒。

此時屏東縣政府農業處姚志旺(當時還是副處長),帶領著農業處各部會代表及農改場、農糧署相關負責人等進行現場會勘,現場雖然上千鳥屍已經被研究室成員清空,但仍可撿到幾隻麻雀,此時天上突然飛出8隻黑鳶造訪,距離非常近。姚處長表示這些黑鳶就像是來請命一般,讓他很感動,因為小時候也曾與老鷹有過不解之緣,並現場允諾將會與農夫協調看看需要怎樣來一起努力。也因此促成了與東港鎮農會蘇總幹事一同會同農戶及屏科大一起召開小組會議,討論該如何改變。農委會林務局同時也關注此事,全力支持屏科大鳥類生態研究室進行黑鳶研究以及農戶、通路上的訪談,希望能夠更了解農村來一起幫助黑鳶族群。

_DSC6311.JPG

文章標籤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關於助印農民曆活動,本活動已經圓滿結束(2016/1/10止),感謝大家的支持。共計超過1000本的助印回饋。

前所未見的老鷹農民曆來了!!!  裡面包含六種猛禽的介紹,還有很多農田生態系的鳥類、及推廣友善農作物。你是不是也覺得很漂亮呢!

歲末年終,猴年~~  猴年  就快到了唷!   時間就在2月多~

老鷹是友善農村的大使,研究室推出老鷹農民曆,這本農民曆很不一樣,有很多的老鷹知識噢!

文章標籤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過老鷹想飛的朋友,你是否對農田中大量野鳥中毒死亡的畫面感到震驚與不捨呢?追根究柢,這些鳥的中毒原因,其實都跟少數農民用劇毒農藥來防治鳥害有關。在經濟起飛的民國60-70年代,農業單位並沒有生態平衡的觀念,加上化學農藥普及,政府就教導農民,把害鳥當害蟲防治,用稻穀浸泡劇毒農藥來毒殺野鳥,既簡單又有效。這樣的觀念在現代顯然已經非常不適當,但有少數農民仍然依循此"古法"。


民國75年花蓮區農業推廣簡訊,教農民用劇毒農藥防鼠鳥害,更多相關資料看這篇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山海口邊、港口處,孤獨的身影在夕陽下獨行,天際線上尋著鳥兒的身影,專注且心無旁鶩。這樣的故事對鳥人而言,並不特別,長期的紀錄時、地、物的變化,透過鏡頭、透過望遠鏡,譜出了老鷹想飛的故事。

觀鳥觀心觀自然 與自然對話
長期觀察自然生態的人,在鳥會組成之中並不少見。對鳥類感興趣者,不僅是觀鳥而已,有的更對和鳥類關聯的生物,例如植物或昆蟲如數家珍,有人擅長生動的解說、熱心於帶隊,有人擅長救援照護傷鳥,或有裝備齊全追逐鳥訊者,也有家中典藏各種鳥類的書籍或收藏者。鳥人們都是一般人眼中的鳥類狂熱分子,觀鳥、觀心、觀自然,琅琅上口,而今日的鳥類是明日的人類,也是再熟悉不過的名言。
長期在相同時間及地點,穿著一身大地色的衣服,外搭賞鳥背心加上一頂帽子,帶著雙筒或單筒望遠鏡、簡單的飲水麵包,烈陽下戴副太陽眼鏡,專心觀察著遠方鳥類的一舉一動,這聽起來不正是在形容周遭的觀鳥朋友嗎?只是眼下這位,算是狂熱份子中的狂熱份子,只追逐一種名為「黑鳶」的鳥類,他便是人稱為「老鷹先生」的沈振中。

他一動也不動地眺望著遠方的山頭,除了觀察黑鳶之外,自然行腳接觸土地、撿拾垃圾揣摩著老鷹的行為。在農村野地、水庫秘境、山海交界、港口路邊,老鷹先生身處在自然之中,沒有半點違和感,融入了樹林背景。站在大石頭上方往下俯瞰,或站在制高點向下遙望著,看著黑鳶零星或成群飛過,有黑鳶在的地方,老鷹先生就在那裏。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黑鳶,俗名是老鷹,台語稱做來葉,是一種相當適應人類農村環境的猛禽。過去我們訪談很多資深賞鳥者和老農,在他們小時候是經常看到黑鳶的。但是大約從民國50年代起,黑鳶開始快速消失,等到人們驚覺老鷹怎麼都不見了,中華鳥會在民國80年(1991)年展開第一次普查,這時全台灣只剩下基隆和屏東還有少數族群,紀錄到175隻黑鳶。

175隻的老鷹是多還是少? 香港的面積只有台灣的3%,但是香港黑鳶超過2000隻,電影老鷹想飛有到印度取景,當地一棵樹上可以停超過400隻黑鳶。日本許多的觀光勝地如京都、鐮倉、鹿兒島,成群的黑鳶就在遊客頭頂盤旋玩耍。

所以民國50年之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從台灣過去農業發展的歷史,以及近年來陸續發現黑鳶老鼠藥和農藥中毒的案例,老鷹消失之謎似乎漸漸有了頭緒。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