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DSC6130-1  

黑鳶屬於食腐性的猛禽,是大地的清道夫,喜歡吃食物大多是老的、病的、弱的、小的、死的,喜群體生活且鬼靈精怪,不適合作為馴鷹鳥種,主要是因為其打獵活體的能力不若其他速度快且腳掌有力的猛禽,但盤飛起來漂亮因此遭到不法人士盜獵。

在先前(2013年)曾介紹過 兩隻被馴養後逃逸的黑鳶,被撿拾到屏科大收容中心收容後訓練野放。然而後續卻仍然發現有幾隻黑鳶在野外出現,但腳上卻有馴鷹人飼養過的痕跡,讓人痛心。

以下介紹另外三隻個體,均為新生幼鳥,翅膀及身上布滿了鵝黃色斑點,也就是還在巢中的時候,就被馴鷹人給偷拿走,私自飼養,但還好的是牠們至少還回到了野外,不管是被放走或不想養了,還是逃出,但回到野外就好,我替牠們感到開心,而且幼鳥因為馴養的時間不長,因此在野外覓食能力及健康狀況都正常。

2014年11月2日 拍攝黑鳶幼鳥於高雄美濃,雙腳上有腳扣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遙想第一次去武陵做調查,純粹是因為好玩,而且菜鳥就是要多跟著老鳥出差學習!那時候既興奮又期待,帶了一堆裝備(明明沒很冷,還帶了羽絨外套),沿路上和同學狂拍照,還登了人生中的第一座百岳(石門山)。晚上學長誘騙(?)我跟著小不點學姐追黃魚鴞,結果我超廢的~追到半夜12點就不行了XD。

DSCF3097    

到現在來武陵也半年了,雖然已不像當初這麼有新鮮感,到了冬天巡溪的時候也覺得快冷死了,但每次出差都有新的收穫。在學長的耐心教導下,學會了分辨各種溪流鳥以及各種鳥大便的主人,當初看個鉛色水鶇的公母也要看半天呢,現在只要看一眼就能分辨了(雖然還是常常找不到母鳥在哪);一開始也會傻傻分不清楚白鶺鴒跟小剪尾(兩種都是黑白配色啊),現在也是可以輕易(?)分辨出來了!當初很好笑的是,學長指著白鶺鴒問我認不認得?我竟然說是喜鵲阿,現在回想真是太蠢了;第一次看到鴛鴦的時候我也嚇了一跳,沒想到體型那麼小阿,我以為只會比鴨子小一點點,而且鴛鴦也少了我印象中的從容不迫(感覺鴛鴦就是要悠閒地浮在水面上約會阿),每次都離我們還有點距離就非常快速地飛走了;偶爾也會看到野豬、山羌和山羊的腳印或是頭骨,有時還會撞見活跳跳的山羌呢。

DPP_0075  

每次出差對我來講就好像是逃避現實(然後一下山就要面對現實了T_T),在這人間仙境中,除了隨著四季變換的美景以外,最讓我難忘的就是可愛的河烏了。每次鳥調總是要集中精神在追尋河烏的身影上,雖然有時候調查的重點-色環沒看到,但看著在溪流中像個小帆船翹著尾巴玩水的河烏就覺得這鳥很單純可愛。鳥調做完後,我們會架鳥網繫放河烏。對我來說整理鳥網超難的,一不小心鳥網就會整個打結然後解不開,如果這時候緊張起來就更打不開了阿,好在都有很厲害的學長在旁邊解圍XD!在等待鳥中網的過程也會發生一些有趣的事情,例如有些河烏像是變魔術般可以直接穿過或繞過鳥網,超讓人飲恨的;還有一對夫妻,一隻鳥看另一隻中網竟然拔腿就跑,絲毫沒有要救牠的意思,讓我覺得有時候鳥在面臨危險也是會不顧往昔舊情的,有點感慨。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