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孫元勳

熊鷹是台灣最大的森林性猛禽,主宰森林大大小小的動物,可能除了台灣黑熊和台灣野豬之外,其他動物均要畏牠三分。讓人意想不到的是,熊鷹飛羽的獨特三角斑紋竟讓牠與擁有類似花紋的百步蛇產生聯結,成了排灣及魯凱文化中的元素之一。時至今日,熊鷹、文化與生態保育三者間,形成了難解的三角習題。

 

熊鷹羽象徵權貴

在排灣及魯凱文化裡,熊鷹羽毛是權貴象徵,也是頭目及貴族婚禮中必備的聘禮之一。在排灣及魯凱族的古老傳說中,人死後變成百步蛇,再由百步蛇蛻變為熊鷹,熊鷹羽毛上類似百步蛇身的三角斑紋,就是最佳證明。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文/汪辰寧

    “老師,我想做黃魚鴞!!”

    還記得當時進入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研究室的時後,憑著一頭熱血跟孫元勳老師提出這樣遙不可及的題目。現在回想當初真的很有種!!

    黃魚鴞是台灣唯一的溪流型猛禽,終其一生不會遠離溪流環境,而牠們因應溪流環境而形成的長條型領域也跟一般鳥類有所不同。雖然說黃魚鴞的分布相當廣泛,但是有關黃魚鴞的觀察記錄實在是少的可憐,原因不外乎高階消費者的族群量本身就低、棲地的特殊需求、夜行性,還有牠的叫聲實在是…..小的很低調。就連身形不到牠1/3的黃嘴角鴞叫的都比牠大聲非~~~!!! 這直接造成研究難度的倍數提升。起初孫老師動用了半個研究室的人力來協助調查,不過我不是回報他陷阱沒動靜,就是有動靜但是卻失敗了每次報告進度都心虛的緊啊。

    第一年可說是不斷在嘗試各種捕捉方法的一年,讓我深刻的感覺到生態調查完全不像Discovery影片那樣精彩,也沒有史帝夫厄文( Ssteve Irwin) 的節目般刺激。每天不是做陷阱、巡陷阱、就是改良陷阱,然後就是漫長的等待。這樣的日子聽起來很枯燥,而事實上確實很枯燥,只好告訴自己心急也沒用,放下心來慢慢等吧。盡人事,聽天命或許就是野外研究者的其妙特質吧。

    20098月的某個凌晨,七家灣溪谷中除了山羌沙啞的嘶吼之外,多了一聲平常聽不到的興奮狂吼。是的!!在連續熬了7個日夜顛倒的生活之後,我終於抓到黃魚鴞了!!!直到現在都還能清楚記得那站立在溪畔的身影,以及在微弱光線下呈現紅色反光的雙眼。還有一雙因為緊張而不斷微微顫抖的雙手,將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給有驚無險的裝入鳥袋。隔日(其實不過幾個小時之後),在順利將黃魚鴞做完所有繫放流程放飛之後,這一陣子緊繃的精神瞬間解放,然後結果就是躺在床上掛了四天的病號….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2007年4月初,電影阿波卡獵逃(Apocalypto)在臺灣上映沒多久,福爾摩沙版的戲碼也在臺東山區開演。我們的演員卡司一點都不遜色,有臺灣獼猴嬰猴,飾演Macaca部族的主角,實力派的熊鷹親鳥(圖1.與圖2.)飾演反派角色,以及2位人類飾演跑龍套的角色兼場記與觀眾。

不同的是福爾摩沙版的這齣戲太過深奧難以理解,取景也不是很理想,以致於觀賞後反而留下更多疑團,似乎是為了將來繼續拍攝續集所留的伏筆吧。

 

圖1. 2007年台東巢位雌鳥

 

iwcrap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